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黑羽生贺】黑羽快斗中心-七宗罪

Seven deadly sins: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

“Ladies and gentlemen——”
“It's show time!”
楼顶是魔术师嚣张而又狂妄的开场致辞,楼下是狂热的粉丝们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
怪盗悠闲地在天台的边缘慢慢的踱着步,月光下他那勾勒出完美身形的银白色西装仿佛在发着光。
他从大楼的顶端一跃而下,夜空中快速下坠放大的白点像是一个残缺的童话,在暗暗的嘲笑着谁。
怪盗轻盈的以一个完美的姿势落到地上,伸出手压了压帽檐。
他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轻薄到极点的笑。
人群在基德下落的一瞬间静止了几秒,然后又爆发出比刚才更加热情的呼喊。
他双手抱胸,在人们怒吼着把他团团围住的时候用他高级的白色皮鞋鞋尖轻轻蹬了蹬地面。
然后蓦地从他身边弥漫出一股烟雾,然后又凭空消失。
怪盗又轻轻落到被警部死死看守的放着宝石的玻璃柜上,挑着眉欣赏警官因为被戏弄而涨红了的脸,发出愤怒的吼声。他手中把玩着那颗本该在天鹅绒的柔软红布上的珍贵宝石。
“真是……愚蠢的警部呢。”
他背后的斗篷被倏地撑成滑翔翼,在一瞬间飞上了天空。
他简直兴奋到想要放肆的大笑。
“只会被魔术给骗过的人真是天真到不行呢。”
“既然如此就永远追随着我吧。”
夜晚的日本是属于他的天下。

“名侦探的聚集!三大侦探对战魔术师?”
报纸上醒目的黑色标题简明扼要的概括出了文章的精华部分,而相比之下那宛如流水账一般的内容则显得粗糙而无趣。
黑羽无视了来自内山愤怒的喊叫和突如其来的粉笔头,而幸运的是那命中率极低的粉笔只是略略的擦过他的发丝而并未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他只是无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嘴角公式化的微笑僵在脸上。
真是……超级不爽。
标题下三个侦探的合照是那么刺眼,就连他们脸上的笑容都那么虚伪。
紧挨着这篇报道的娱乐板块也写出了如出一辙的资讯,黑羽望着基德几乎占了一半版面的高清照片愣了愣。
明明都是同样的年纪啊。
你们的身份都可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以让自己让亲人为之自豪。
我为什么只能活在夜晚呢。
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自从他穿上那身白西服之日起,他就再也没有了活在阳光下的权利。
黑羽千影笑容背后的隐忍、黑羽盗一最后的魔术,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他再也没有退路可言。
在东京掀起再大的热潮又怎样,繁华的终究只是这个世界。
他永远都只有一个人。

“我可爱的小白鸽,认输吧。”
黑夜里spider的身影有些模糊,而他脸上灰色的面具却依然闪着微弱的红光。
基德只是无意识的睁大了失焦的双眼,僵立在原地。
他戴着白手套的手因为失去力道而慢慢的松开,顺着腰线滑下去。
spider走到他的面前,叹息着抚上他的脸,他的单片眼镜反射出一片刺眼的光,“为什么……一定要与我们为敌呢。”
他又下定了决心似的退后几步,拉开与基德的距离,准备执行任务。
幻术师低低的声音在夜空中被无限放大,就像那六角铜铃的声音一样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从今天开始,不要再插手潘多拉的事情。”
“忘记……怪盗基德的身份……”
spider微微张口意图继续控制他的神智,基德的眼睛却渐渐变得清明,挺立的身影也有些不稳。
spider诧异的盯着他,却又在一瞬间笑出来。
“该说真不愧是怪盗基德吗,看来我的幻术对你不起作用。”
基德忍着头部撕裂般的痛感,不着痕迹的后退几步,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spider阁下可真是让我狼狈呢。”
spider的身边逐渐升起一股烟雾,渐渐隐入黑暗里,只留下他空洞的声音,“小白鸽,可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一样手下留情的。”
他微微有些疑惑,又不在意的笑了笑,准备例行检查到手的宝石。
而身后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心里一跳,却因为对方先出手的优势而处于下风。
黑衣人的双手紧紧的扼住他的脖子,他止不住的想要咳嗽。
而良好的身体反应迅速让他做出了应对的措施,一只手尽力去掰开脖子上的手臂,另一只手在敌人并未注意的情况下给予一个狠狠的肘击,黑衣人在经受他一系列的反击后吃了一惊,却又腾不出手来反抗,而腹部的剧痛却又让他不得不蹲下身去恢复,而这也给了基德可乘之机,他的催眠烟雾在黑衣人的头顶炸开,在烟雾散去后,他满意的看到了黑衣人熟睡的脸庞。
在下一秒,他又感到自己的腰侧抵上了一个坚硬的棍状物体。
基德无奈的笑了一声,慢慢的举起自己的双手。
“snake先生,乘人之危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他背着光的脸看不清楚,而嘴角勾起的弧度却依然玩世不恭。
snake神经质的笑声不出意料的在身后响起,“基德,这一切都是你与我们做对的后果。”
他被狠狠地踢中了膝盖,腿部传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跪了下去,黑衣人全力的压制告诉他试图挣扎只是徒劳。
他抬起头,扯出一个自认为不算扭曲的微笑,尽力维持着自己往日的绅士风度,“所以呢?”
回答他的是一桶从头至尾的彻骨的冰水。
水珠顺着脸颊的轮廓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到西服上,慢慢的晕染出一大块水渍。
他楞在了那里,脑海中一片空白。
“二代基德也不过如此。”
“黑羽盗一也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死在了我们手上。”
“呵,说什么全世界最伟大的魔术师,真是有够弱的。”
“那个早就死在几年前的蠢货,居然还有个死心塌地想给他报仇的儿子。”
“可笑。”
“够了!”
基德扬起头,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愤怒到几乎失去理智的他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
“渣滓。”
来自snake的一发子弹直直的射进肉里,他却没有感觉到痛。
他只感觉头上的血管在猛烈的抽动。
腹部的枪伤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和地上的灰尘渐渐融为一体。
snake满意的点点头,吩咐手下放开他。
没有了强硬拉力的支撑,他摔在了地上。
“好了,基德。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死在这里的。”
他大笑着转过了身。
基德双手撑地,止不住的咳嗽。
他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垂着头,从衣袋里抽出了扑克枪,他尽力维持着金属热兵器的平衡,把枪口对准snake。
snake在即将隐入楼梯口的时候轰然倒下。
在黑衣人惊慌的喊叫声中,他拖着自己倦怠的身躯一步一步走向天台的边缘。
然后从天台上直直的向后倒去,平静的在天空中滑翔。
射击真正的快感是在丧失理智、疯狂出手的时候——红了眼,咬着牙,感受不到子弹射进皮肤里烧灼的痛,不知道轻重,全身的血液因为兴奋而一起冲到大脑,这时的人爆发出来的兽性,则是人性的真实写照。
而那种暴怒到以至于失去痛觉的感觉——
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疯狂体验。

星期六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闹钟在床头不厌其烦的聒噪着,发出令人讨厌的冰冷的电子音。
黑羽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缩到被子里堵住耳朵,意图隔绝来自外界的噪声。
真是想就这样永远的赖在床上。
早饭什么的,留到晚上去解决吧。
闹钟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戛然而止。

想要。
想要更多。
想要有关那颗宝石的一切。
想要把它紧紧的握在手里永远都不放开。
像一个染上毒瘾的人一样疯狂的搜索着宝石的信息。
直到无能为力。
是不是……找到所有的宝石就可以了?
然后,然后,再把它销毁掉。
“我还以为怪盗基德只是一只白色的小鸽子而已呢。
没想到是只喜欢亮闪闪的东西的贪婪的乌鸦啊。”

“啊呜。”
黑羽一口把巧克力咬掉一半,灵巧的小舌头把巧克力从齿间卷入舌上,慢慢融化开来。
面前的黑森林蛋糕安静的蜷缩在桌子的一角,奶黄色的奶油反射出柔和的光。
有黑色的巧克力屑疏疏的掉落在白色的包装上,看起来有些违和。
他把巧克力双球的冰淇淋凑到嘴边,浅浅的舔了一口。
巧克力的味道在口腔里爆炸,甜到发腻的感觉是他的最爱。
他举起基德款式的咖啡杯,褐色的卡布基诺因为添加了太多的糖而尝不出应有的任何一点苦味。
精致的金属小勺子就这样突兀的插进浅黄色的芝士蛋糕,拔出时带起的松软蛋糕被勺子的主人送入嘴中。
“不够甜。”他喃喃自语。
上面淋着粉红色糖霜的可爱甜甜圈被咬出了一个缺口,旁边果盘里的一串葡萄却零零散散的少了几颗。
啊啦,吃太多了。

“少爷,你知道史考兵吗?”
“好像是个狙击手。怎么了,爷爷?”
黑羽毫不在意的趴在灯光昏暗的柜台边,无所事事的伸出指尖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木质的台板。
“他这次的目标好像是你。”
……爷爷,不要给我立这么大的flag啦。
他在从空中高速下坠的时候浑浑噩噩的想。
基德在滑翔的时候被他击中了单片眼镜,所幸那镜片有经过特殊加工,把子弹弹开后只是擦破了额头还击破了滑翔翼。
他掉进了海里。
斗篷在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更不用提白色礼帽了。
透明的海水柔柔的包裹住他的全身,略微有些咸涩的液体从嘴里流向身体。
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但他的心里仍然很平静。
他已经感受不到腹部的饱涨感了,只是有规律的张开嘴被迫着接受灌水。
就像鱼一样。他想。
可能是在海里的缘故吧,想起鱼的时候,都没有平时那么恐惧。
最开始的时候在头顶上方还能看到一点点模模糊糊的微弱的光,而现在只是漆黑一片。
或者,用深蓝形容更为恰当。
深到已经意识不到它曾经是蓝色、深到接近纯黑的蓝,依然是蓝。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的身体坠入更深的黑暗。
那些鱼真是可怜啊,要一直住在这么可怕的地方。
这么黑、这么冷。
END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