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黑瓶】归人

0
他总是在暮色沉沉中踏上回家的路。
1
张起灵不经意间抬头瞥见从那深深的巷子最深处发出来的昏暗的,暖黄色的灯光。
他停下脚步,把连帽衫的帽子拉到头顶上,把手插进柔软的黑发里,最后停留在耳后轻轻摩挲,用力的按了按。
风冷的刺骨。
2
那间铺子的门竟然锁了。
张起灵皱了皱眉,又上手推了一把,那破旧的木门不堪的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他轻车熟路的绕到院子外面,越过对他而言不算很高的围墙。
黑暗里有点看不清,他跳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一盆花,发出一声轻响。
他俯身把花盆摆正,向里屋走去。
他看见了那盏灯。
3
黑瞎子正坐在柜台前擦着墨镜。
“回来啦?”
他咧开嘴笑了笑。
“赶紧去洗个澡睡觉。”
张起灵把连帽衫脱下来,露出身上穿着的黑色冲锋衣。
他嘿嘿的笑了两声,“怎么样,我就说这衣服肯定比你那连帽衫穿着舒服。”
他说着话,手上却没闲着,“话说你穿那么多咋没热死你。”
他沉默的视线投向他的方向。
4
他闭了眼靠在浴室的门上。
蒙蒙的雾气黏在玻璃门上边,朦胧了视线。
他沉默的擦去镜子上的雾,看着镜子里露出来的男人的苍白的脸。
他攥紧了拳头。
你真他妈的幸运啊。
张起灵。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门外传来黑瞎子带着笑意的声音,“哑巴,还没洗完么?”
他有点慌乱的关上淋浴的蓬头,应了一声,“好了。”
隔着一扇门,他看不见黑瞎子面无表情的脸。
你在……怕什么?
5
他迅速的穿上衣服,调整好表情,出了浴室。
黑瞎子在门外等着他开门,张起灵一出来,就把他按到了墙上。
张起灵有点紧张,低低的吼了一句,“放开!”
黑瞎子离他很近,两人鼻尖对鼻尖,僵持了很久。
黑瞎子看了很久,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哑巴,你不对劲。
6
黑瞎子出门给他买衣服去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似乎……还没有认出我。
他迅速的在床头的位置安上一个极其细小的监视器,从后门出了院子。
他在大街上走着,从贴身的地方掏出一只翻盖手机,在联系人“W”的那一栏选中了其中一个,发了一条信息。
我好了。
那头迅速的回复他。
好。
7
张起灵从沉沉的昏睡中醒来。
四周依然是一片黑暗。
他摸索着探到了墙壁上刻下的代表时间的划痕,在心里估算着日子。
十年之期已至。
该重见天日了。
8
吴邪独自一人在门外等着张起灵。
他说,你老了。
随即是无尽的沉默。
最后还是吴邪挑起了话题,他问,你饿吗?
啧,真是不懂得情趣,连个话题都找不到。
张起灵依然沉默。
片刻,他开口,却又没有出声。
吴邪笑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别找了,他已经死了。
不是死了,就是瞎了。
张起灵默默地盯着地面。
那我就去找他,找虫盘,直到他有资格重新以搭档的身份站在我身旁。
吴邪很想给他一拳。
如果这样就可以和你并肩的话。
我早就达到你的标准了。
  9
黑瞎子勉强的笑着,把张起灵抵到墙上。
黑金匕首从袖管里滑出来,暗暗的抵上他的脖子。
他说,你不是他。
那人突然怪异的笑了笑,说我当然不是他,我干嘛要是他。
他从腰带上抽出来一把蝴蝶刀,慢慢的把匕首逼了回去。
黑瞎子用胳膊肘挡住他的刀背,在那人的脸上划了一刀。
意料之中的,出现的是人皮面具断裂时的裂缝,并没有划破皮肉流出的血液。
两人都收了刀,那人从兜里掏出一个瓶子,把瓶里的粉末撒了些出来。
片刻,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他眯起眼睛,冲着黑瞎子微笑。
黑瞎子默默点上一根烟,良久,才开口。
他说花爷,您这是何苦呢。
10
张起灵不经意间抬头瞥见从那深深的巷子最深处发出来的昏暗的,暖黄色的灯光。
他停下脚步,把连帽衫的帽子拉到头顶上。
风冷的刺骨。
那间铺子的门竟然锁了。
张起灵皱了皱眉,又上手推了一把,那破旧的木门不堪的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他沉默的站了许久,最终在门前靠了下来。
……好累。
真的好冷,他的鼻尖冻得通红。
在天边泄下第一缕阳光时,他准时的醒了过来。
面前的墨镜男因为被发现偷看而显得有些尴尬。
他说,呃……因为……哑巴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啊。
他轻轻勾起了嘴角。
在地面薄薄的积雪上,一个离家十年的人,终于在这一天,回到了自己的家。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