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客瓶】#哪位太太# 绝色

起名废大家懂得。
为了贡献字数我把这陈年老底都翻出来了_(:_」∠)_
ooc慎入


“你是谁?”
沉默。
“你来干什么?”
沉默。
“这寺外可有重兵把守,你是怎么进来的?”
回答他的依旧是沉默。
“你这人……”
面前的人终于迟疑的开了口。
“你……看得见我?”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接受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个鬼这件事。”
张海客一脸冷漠。
“我本来也就没打算给你解释清楚。”
这似乎是个比自己还要冷漠的主呢。
张海客如此想到。
“我不跟你吵。既然我们两个认识了也算是朋友。我叫张海客,你呢?”
张起灵垂眼望向别处。
“你不想说是吧?算了我也懒得问。那你晚上住哪儿啊?虽然你一个孤魂野鬼也不会怎么在意住宿这种问题的吧……算了我不能容忍一个人在我眼皮底下睡外面,你跟我睡好了。”
……诶?
已经打算拉了他就跑的张海客把手伸过去,随时准备开跑,却突然听见身后的人淡淡的传来一句话。
“你摸不到我的。”
啊?
那我手上是什么??
木棍吗??
已经感受到手臂上传来温热触觉的张起灵低下头看了看。
“……你不是人吧。”
“你你你怎么说话的!!”
“普通的人类是碰不到我的。”
“……”
“还有,我叫张起灵。不叫你。”
说好的高冷面瘫呢?说好的少言冰山呢?你这人怎么看起来和表现出来的不一样呢?
然而等海客哥知道张起灵真的是话少仅此而已也都是后话了。

“你在干什么?”
“上早课啊……嘘,别说话。”
“无所谓。反正别人也听不见。”
“……张起灵你真不是个东西。”
正欲还击的张起灵看了看高台上的方丈然后默默的闭了嘴。
果然在几秒之后方丈的怒吼就从远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张海客你在唧唧歪歪做什么!”
唉所以说张起灵是你永远惹不起的生物。

“喂……张起灵……”
“恩?”
正屈膝坐在床榻上的张起灵微微挑了挑眉。
恩别说这样看还有点可爱。
呸呸呸这不是正事。
“我……好像能看见鬼……”
“我就是。”
“……我的意思是,那些很厉害的,鬼故事里取人性命的鬼……”
“……”
“你有没有被他们欺负过?”
哈?
这个世界上还有敢欺负张起灵的人??
“你小心点,鬼应该也和人一样会打架的吧。看你这瘦的我吹口气就吹跑了。”
你关心我的时候不说后面那句话我会更感动的。
“你不要小看我可以么。鬼和人的实力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啊我到底是吃错什么了才会去提醒这个家伙。

半夜。
张起灵看了看睡在他旁边的张海客,小心的下了床。
他从张海客的书桌底下搬出一把刀,那个迟钝的人类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把刀的存在。
嘿,我的老朋友。
许久没有见血,很无聊吧。
去跟那几个奇怪的家伙玩玩吧。
当夜,庙里那只狗叫了一整晚。
狗能看见鬼,不是么?
据张海客说,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些拖着舌头吓人的鬼了。

“张起灵,过来,这个给你。”
张海客做完晚课之后飞快的跑回他的禅房,把一小串佛珠小心翼翼的戴在张起灵的手上。
“这个辟邪,是大长老亲自开过光的,戴在手上避免被那些东西缠上了。”
“……你呢?”
张海客露齿一笑,“我每天都在佛祖身旁生活,我一点都不怕。”
是吗。
那个佛祖,如果真的可以保护别人的话,我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知道鬼接触到佛光是什么感受吗?
万虫蚀心,痛不欲生。
可你不要忘了。
我也是鬼。

“你们寺里要来一个驱鬼师?”
“是啊,明天就要到了。那你怎么办?”
“你现在考虑的应该是你怎么办。”
张起灵看着张海客脑子里少根筋的傻样有点想笑。
但也只是有点,而已。
他不动声色的把戴着佛珠的右手往身后藏了藏。
因为佛光的腐蚀,手腕上已经有了几块黑色的疤痕。
我真是颇想会会那位驱鬼师啊。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这位大名鼎鼎的驱鬼师,应该是他。
“张起灵,你怎么变得有点儿透明了?”

自古以来鬼和驱鬼师是绝对不可能会好好相处的。
所以当驱鬼师走到张海客门口的时候,他一把推开了门口挂着勉强的笑的张海客,面无表情的盯着椅子上擦着刀的张起灵。
这算是威胁么?
算吧。
在听到把他抓起来这样粗暴的命令的时候,张起灵颇为遗憾的想,可惜了,不是他。

张海客被寺庙里的人一左一右的压着跪在如来面前。
驱鬼师吩咐下人用黑巾蒙住他的眼睛,然后坐在张海客的右上方。
却唯独迟迟不见张起灵的踪影。
驱鬼师问他,你为什么要藏一个鬼魂在这里?
张海客淡淡一笑。
“在我眼里他不是鬼。”
驱鬼师被噎住,恼怒的问他,“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驱鬼师生气了,对旁边的人吼了一句,“打到他说为止!”
“闭嘴。”
张起灵挡在张海客面前,微微弯腰准备攻击。
“张起灵。”
“你又来了。”
“你没有必要做出这种事来报复我。”
旁边的驱鬼师一行人皱起眉头,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出去。”
一直沉默着的张起灵终于出了声。
迫于强大的威压,他们鬼使神差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多年不见,你似乎长了些实力。”
“……张起灵,你在跟谁说话?”
张起灵没有回头,“你面前的这个金色的东西。”
“如……如来?”
“这是我的信徒?”
“他和你没关系。”
“张起灵,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微微笑了笑,“欺人太甚的,是你吧。”
“用你的法力与我来一场真正的战斗吧。”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张起灵,你何必呢。你若是立刻俯首认错,我还可放你一马。”
张起灵不为所动,“你尽可来试试。”
他的眉间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
这至死都不肯服输的兽啊。
“我根本就没有必要费力去与你打打杀杀。”
“我与你的恩怨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深。”
“你身旁的那个凡人……怕是一点法力都没有吧?”
张起灵皱起眉头,“你想做什么?”
他听见如来的声音突然变得清亮了些,一声轻笑从上方传来。
“如你所见。”
只见一道金光直直冲着张海客射去,张起灵一惊,出刀挡下了这一击。
“你不要忘了,你手上的那个东西……”
“可是我的佛珠啊。”
张海客吓了一跳,对着张起灵大致的方向吼道,“张起灵!快取下来!快啊!”
他在恍惚中看到张起灵对他一笑。

张海客好久才醒过来。
眼前的黑布已经取了下来,他环视一周,并没有看见张起灵的身影。
“张起灵呢!”
半晌,如来的声音才闷闷的响起来。
“……自然是魂飞魄散了。”

张海客依然过着平静的生活。
只是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沉默寡言的鬼魂。
他在不久之后申请还尘,寺庙里的长老同意了他的请求。
他现在有了一个美丽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儿子。
他偶尔还会想起自己年轻时曾经看到过的那个鬼魂。
他偶尔会皱着眉头想一想那个自称为张起灵的人到底有没有在自己的人生当中存在过,抑或是他只是个自己幻想出来的影子。
他偶尔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的脸,却又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终于有一天,他再也想不起来他的脸。
那张堪称绝色的,人间没有的,看不见的,也不可能看的见的脸。
①①
张海客至死都没有搞清楚他对张起灵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也至死都没有再想起来过张起灵的模样。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