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白黑】现实情敌♡

生日快乐啊少爷(。・ω・。)ノ♡
高中的那几年是我和你一起走过的最美好的时光。
那时候我趴在课桌上补充因为夜间高强度的工作而严重缺失的睡眠,即使是隔着一层说薄不薄说厚不厚的梦境我都能感受到后面你温柔而炽热的目光黏在我身上,躲都躲不开。
我曾经很单纯的以为那真的就会是永远。
·
高中时我经常逃课,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到天台上去睡觉。
而你就打着正班长关心同学的旗号冠冕堂皇的陪我一起逃课,然后又一起挨训。
毕业的前夕我干脆逃了整个下午的课,你也驾轻就熟的跟在我后面一起上来。
我嘴里衔着巧克力味的棒棒糖,侧过脸对着你,问你想考哪所大学。
你转过来盯着我,温暖的赤色眸子闪着和你那个微笑一样温暖的光。
你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你要考东大,又问我要考哪里。
我看着天,说东大好像也是个不错的好去处啊。
其实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
然后你就笑了起来。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望着天。
在放学铃响起的时候你突然翻身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天台。
身穿黑色立领制服的男生和穿着水手服的女生们三五成群的走着,打打闹闹,喧喧嚷嚷。
只留我一个人被橙黄色的暮色紧紧的包裹着,紧到不能呼吸。
热闹都是他们的,我只有一个人。
其实你也没有去多久,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曾经想过你要是不上来了我们就友尽吧。
就在我准备把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你拎着我们两个的书包走到我面前。
你的金发在不甚明亮的夕阳下闪着璨璨的光。
怎么办,白马,即使是现在的我也还是那么喜欢你。
·
选专业的时候你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填了犯罪心理学,我坐在你对面盯着你工整的字迹发愣。
你柔软的金发垂下了一缕在耳边,微微扬起的嘴角让你显得无比温柔。
你的眼里充溢着笑意,把单子推到我面前。
不同于你的果断我犹豫了很久。
面对单子上密密麻麻我完全不感兴趣的各种专业,我焦虑的抓了抓头发。
都说了啊,我那时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
你射线一样的眼神依然在我身上,让我有一种被完完全全看透的感觉。
最终我被你的目光盯的头皮发麻,咬咬牙填了心理学。
虽然对这个专业没兴趣,但是他好歹也是和你的专业有一点点搭边的。都是研究心理学的,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吧,这就够了。
入学分宿舍的时候,经过你的交涉我们被分在了一个四人式但只有两人住的宿舍,没有人来打扰的感觉真是超好。
高中毕业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们之间的身高差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你依然是你的一米八,而我还是比你矮六厘米。
你毫无压力的把手按在我头上用力的揉了揉,露出一个单纯到极点的、简直不像你的笑容。
你说你永远都不要和我分开。
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吻你。
·
你看,我的魅力值根本就不比你低。
上了大学以后我可以放肆的浪,简单而又不失华丽的小谜语和浪漫令人眼花缭乱的小魔术相辅相成,轻轻松松就可以得到女孩子们兴奋的尖叫和闪闪发光的红心。
一次变魔术的时候,我从帽子里扯出来一个白马玩偶,一抬眼就看到你靠在离我不远的墙壁上微笑。
我眯上一只眼,找准角度,把那个毛茸茸的玩具扔给了你。
不得不说,毛绒玩具摸起来手感真是不错。
就像……你的头发的触感。
·
为了应付导师给我繁重的任务,光靠我那400的智商也是不够的。为了挤出时间来完成论文和研究,我在渐渐给自己减轻夜间偷盗的工作,同时,身为一个魔术师,我也已经小有名气。
我也常常收到一些邀请函,请我去各地的一些party演出,我也是欣然接受,还能顺便赚些买冰淇淋的零花钱。
一天晚上我在爷爷的酒吧里演出,邀请了一些同专业里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而同学们又邀请了一些他们自己的朋友。
当然还有你。
会场里你坐的桌子上有一个女孩子,她就坐在你旁边的位置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们开始聊天。她脸上羞涩的笑容和你微微勾起的唇角真是令人赏心悦目。
中国有那么个词语来着的吧……郎才女貌。
你们在聊些什么,我听不到也不想听到。
从口型上看你们似乎是在用英文交流,看来又是一个海归学生。
她一看就是那种温柔优雅的女孩子,谈吐得体又不卑不亢。
啊,我知道,你们这些从英国回来的人都喜欢那种英伦淑女对吧。
和我这种只会任性又不懂事的人相比之下真是天壤之别啊,对不对。
我暗暗的咬紧了嘴唇,然后又笑起来。
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poker face,不能忘记。
演出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看着我,好几次我甚至都想要抽出我的魔术手枪对着你,但是我忍住了。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你眼里为什么会有别人。
这可怕的独占欲。
我几乎是恼怒的对着你扔出了我的魔术帽,指挥着他在你头上稳稳的停了下来。
我强扯出一个笑容,毫不犹豫的让它从内部爆发出色彩缤纷的彩带,飘飘零零的落在你整齐的头发和帅气的蓝色西服上。
你狼狈的站起来,看着我。我挑衅的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等待着你的下一步动作。
然而你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坐了下去。
为什么要表现得那么淡定呢,我明明在你的眼底看到了愠怒。
·
之后的几天你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照常的和我斗嘴打闹。
呵,演技也是侦探的必修课么。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你正在玩手机,我坐上你的腿和你接吻,你温柔的舔过我的嘴唇,然后把我横抱起来放在床上说你去洗澡。
我被轻轻放在床上的时候,不经意瞟到了你的手机。
我用我5.2的视力保证,我绝对只是不小心看到的。
你在和上次演出的那个女孩子聊天,屏幕上她的头像就是她的脸,如此可爱的女孩子的面容辨识度肯定极高。
你的手机屏幕上发出的微弱的荧光在那一刹那熄灭。
一如我蓦然破灭的希望。
你在对她说晚安。
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用手蒙住眼睛。
你把头伸到我的脸上方,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带着湿气的柔软的发上滴了几颗冰凉的水珠下来,顺着我的锁骨流到床上。
你的脸在黑暗里看不清。
你为什么在对别人说晚安。对别人。
·
你的想法都在你脸上。
我看到了,你已经开始厌烦我了。
不是说七年之痒吗,这不过才第三年。
·
“分手吧。”
我坐在你对面的床上,云淡风轻的说着。
然而我的内心却叫嚣着要听到你的解释,要听到你的挽留。
我还坚定的相信着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
我被我这可怕的想法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像女人一样担惊受怕,像女人一样卑微的祈求着你的回心转意。
你沉默了很久,问我为什么。
我有点慌,咬了咬嘴唇,却还是逞强的说着,“我腻了。”
你只是沉默的点点头,说好。
我记不起来我是怎么离开的宿舍,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家里。
你可真是会令人伤心。
·
后来的几年你回了英国,我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
毕业之后我去了拉斯维加斯,像我母亲说的一样,我的魔术很受欢迎,我在那里演出,过得风生水起。
因为世界上唯一能赢过我的魔术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但是没有了你这个老是拆我台的没礼貌的家伙,真的是无聊透顶啊。
偶尔我也会去英国演出,也会去贝克街上看看,毕竟福尔摩斯可是曾经的你除了我以外最爱的人啊。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曾经的情敌啊。
但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有一次在伦敦的贝克街上我曾经碰到过一个很像你的人,他牵着一个很可爱的穿着蓬蓬裙的小女孩,但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你。
如果是你的话你一定已经和她结婚了吧,不知道有家室的你是不是还是当年的那个推理狂,怎么着都应该收敛些了吧。
如果你还是视侦探工作为生命的话她一定会哭的吧。
让那么美丽的小姐哭泣你真是舍得啊,你不是最绅士了吗。
那个人把他的帽檐压的很低,我看不见他的脸。
他一定不是你,一定不是。
我与他擦肩而过,走过了很远,回头凝望。
他身上穿着的猎鹿装和帽子下面没有盖住的金发逆着光闪着特别耀眼的光线,简直要灼伤我的眼。
啊,眼睛好疼,怎么会有眼泪流下来的。

我独自一人站在伦敦繁华的街道上泪流满面。

你曾经为我创造了一个华丽而又让人安心的世界。
现如今你却又用你的手亲自把这个世界变成幻觉。
我不敢轻易的坐在你的身旁,我害怕你的幸福会衬出我的悲伤。
-END-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