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白黑】恋爱三十天 Day26-29

开学快乐!!!
明天我要去考试了!
完结了!!
感谢各位的支持!

Day26
“快点,换衣服,我们出去逛街。”
黑羽把窝在沙发上看福尔摩斯探案集的白马拉起来推进卧室,“快点啦,你这个笨蛋侦探。”
白马从门框后面探出头来,疑惑的问,“诶?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逛街?”
黑羽在(女装专用的)衣柜里翻翻找找,“心血来潮不可以吗?”
白马被他意料之外的热情惊到,随意从衣柜里挑出一件西装,“今天又想吃什么?莫非是哈根达斯吃腻了想换换口味?”
黑羽满意的把一件粉色的蓬蓬公主裙拿出来铺在床上,浑身沐浴着母性光辉充满爱意的抚摸着那件看起来繁重的要死的裙子,头也没抬的说,“唔,今天我只是想去给我下次扮女装的时候进点新道具而已。”
白马轻笑,“今天又会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呢?我还是比较怀念上次的沙哑声线双马尾萝莉啊。”
黑羽一点都不在意,抬眼看了他一眼,特意把感叹词的尾音拖长。“哦~原来白马侦探喜欢这种啊。”
他走过去攀住他的脖子,碰上他高挺的鼻尖,温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渲染出暧昧的氛围。
“啊……不喜欢快斗了吗。”
白马搂住他纤细的腰,微微低头把额头抵在他面庞上蹭了蹭,“才不是……快斗最可爱了对吧。”
黑羽嘴角上挑,眨了眨眼睛。被刻意放缓的动作更衬出他眼睛里的魅惑神色,勾勒出情色的意味。他一只手继续勾住白马的脖颈,另一只手缓慢的下移,在他心脏的位置打圈儿。手心里传来的温度隔着纤维如此真实的传达到皮肤上,连带着心脏也开始发痒。
“那么,白马君今天想要的,是什么size的呢?”
白马一把捏住他作乱的手,气息有点不稳,在他耳边恶狠狠的威胁道,“如果还想出去的话,就赶紧去换衣服吧。”
黑羽咯咯的笑着扬长而去,声音里满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之情。
啊……这个黑羽,诱惑人心的那一套真是玩的飞起。
“唔……C cup如何?”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心情被黑羽的一句话再次打乱,随之而来的却是黑羽不大又清晰的关门声。
“这种恶作剧真是一点也不好笑。”
·
片刻后白马已经换好了西装,坐在客厅里看福尔摩斯打发时间。
随着门锁发出的一声细微的喀声,黑羽从换衣间里走了出来。
他径直走到白马面前,用他的本音说。“嘿,帮我拉一下拉链。”
清亮而澄澈的少年音和基德形态的冷冽不同,高音有时会说不上去而变成稍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单纯中又平白无故的多添了一丝性感。
白马点点头示意他转过身背对着自己,黑羽听话的转了过去。

光裸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柔软白皙的微光,瘦削的蝴蝶骨高高的耸立在脊柱的两旁。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扇高耸的蝴蝶骨,手心里传来熟悉的温度,被手掌扫过的皮肤上立起淡淡的凸起,光滑的如同缎面般的皮肤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呦,怎么,侦探君这是想在客厅里来一发?”
就算是背对着他白马也依然能够想象到黑羽脸上调笑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失态的白马探尴尬的咳了咳,把闪着银光的拉链拉了上去。
“乐意之至。”
“那还是算了吧。”
-TBC-
我跟你们讲,写这一章,刺激(ಡωಡ)
调戏少爷但是又害怕少爷真的做下去的小同学太可爱了,表面上纯情但是内里切开其实是黑的的少爷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Day27
黑羽躺在白马腿上玩手机,突然冷不丁冒了句话出来。
“白马,我们算是恋人么?”
白马用力揉乱他的头发,“算啊。”
“但是恋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真的是我们这样的吗……”
“就算不是那也没有什么啊……反正我们要的只有对方才能给啊对不对。”
“有道理。”
“话说黑羽君你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啊……?”
“不不不,我只是好不容易想文艺一把然后就被你给搅和了。”
“啊,黑羽君可真扫兴。”
“什么啊扫兴的明明是你吧。”
“是是是。”
敷衍着回答道的侦探泄愤似的又揉了一把黑羽的头发,瞟了一眼他的手机。
“你在看什么啊……”
黑羽倒是一点都没有因为浏览奇怪帖子而羞耻的自觉,带着无辜的表情把手机举起来几乎要贴到白马脸上。
“你自己看啊。”
“太近了,看不到。”
“那你自己拿着呗。”
“不要。”
白马就着黑羽的手浏览起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内容,默默把它们念了出来。
“情侣之间正常的相处模式……黑羽君你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啊!”
黑羽无辜的眨眨眼,“如你所见。”
白马语重心长的说,“快斗,我们之间并不仅仅只有情侣的关系,还有圈养与被圈养,包养与被包养,依赖与被依赖……”
黑羽冷冷的松开握着手机的手让它自由落体到白马的腿上,眼疾手快的啪的一声捂住了白马的嘴,并且持续发力有直接把他憋死的趋势。
“闭嘴,没你说的那么奇怪。”
白马岂是那种会任人宰割的类型?他面对窒息而死的危险临危不乱,伸出双手轻轻的把黑羽的手搬离自己的鼻子给它留下呼吸的空间,就开始轻轻的舔舐他的手心。
舌头上粗糙的颗粒和手掌上清晰的掌纹相互摩擦留下一圈粘腻的水痕,本来维持这个姿势就很累的黑羽见势不妙就飞快地松开了手。
“咦,继续捂着好了。”
黑羽警惕的把已经有点发红的手掌护在胸前,“算了,我害怕等会儿会走向我控制不了的局面。”
白马笑了几声,“如果黑羽君不愿意的话我什么时候强上过。”
黑羽挑了挑眉毛露出半月眼,“噫,侦探这种人可都是多变的,谁都说不准好吗。”
白马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黑羽轻轻的扯了一下白马的衣角,飞快的爬起来认真的看着他说,“白马,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
白马微微笑起来,捏了一下他的脸,“荣幸至极。”
因为有了黑羽的存在而常年有巧克力棒的储备的白马随意挑了一盒在手上掂量,“杏仁味如何?”
黑羽像个乖宝宝一样安安分分的坐在沙发上摇了摇头,“算了……就拿个原味好了。”
白马无奈的回去重新拿了一盒饼干扔到他旁边,“唔,试试?”
黑羽眯起眼睛笑起来,“好啊~”
他拿出一根巧克力棒叼在嘴里,向坐在沙发另一端的白马爬过去。
白马看着他爬过来的动作呼吸一窒,觉得怎么看都像是一只漂亮的摄人心魄的猫。
他衔住巧克力棒的另一端,试探的咬了一口。
还好,不是那种发腻的甜味。
他盯着黑羽的眼睛一点一点的朝他那边进发,饼干干燥中带着点甜味的味道温和的冲击着他的味蕾,在牙齿与牙齿的摩擦中被吞进食道。
白马恍惚地看着他,不经意间没有反应过来咬断了饼干。
“啊,看来是我输了呢。”
白马笑着叹了口气,“说吧,我的惩罚是什么?”
黑羽咬着那根饼干,想了一会儿。
“唔……你亲我一下。”
他看到白马露出惊讶的表情
“怎么,不愿意就算了。”
白马笑着吻了他一下,“不,这对我而言根本就不是惩罚。”
“是我最大的幸福呢。”
-TBC-
黑羽:这样啊……那你再亲我一下。
白马:好。(扑之)

Day28
“我出去了。”
黑羽在门口穿鞋,搭着旁边的鞋柜往后看。
“路上小心。”白马对他微微一笑。
黑羽小声的应了一声,低着头开了门飞快的走了出去。
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今天组织的人会来的事。
已经欠他够多了,不能再把他牵扯进来了。
·
演出的时候他一直在寻找人群里的那一抹金色,那被他朝思暮想的金发少年正站在最好的位置认真的看着他表演。
啊,果然,白马的金色头发可是比别人的要耀眼一些呢。
黑羽一直在试图用眼神传达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让他快走,不要往后看,不要看着他,不要看见他死掉的样子。
然而白马不只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在装傻,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不要,不要那样看着我。
他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害怕。
他不是胆小的人,但他有胆小的权利。曾经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说拼命就敢拼命的人,但是他现在有了弱点,他想要和那个他自己选的人一起走到最后,他依然随时准备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付出生命,但是他会努力把自己的危险降到最低。
只是想要,一直看着他而已啊。
心情低落连带着表演也没了兴致,他强打起精神挂上自己已经习以为常的假笑,说着千篇一律的台词。
鸽子从他的身后突兀的飞出来,白色的羽毛在探照灯的照射下泛着象牙般圆润的光,大楼底下群众排山倒海的呼声也不过只是一时兴起。
他恍惚的裂开嘴笑了笑,自嘲的想就算这只是一时兴起又如何。
他们人生还很长,而自己只能过一天是一天。
这没有什么好羡慕的,都是他自己选的路,怪不了别人。
请……再看我一次吧。
身为目光焦点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如同吸食鸦片般渐渐的无法自拔,毒品里隐藏的毒性如同洪水猛兽般汹涌而来,如附骨之蛆,甩都甩不掉。
“Ladies and gentlemen.”
表演时间。
“watch carefully!”
请认真的看着我吧。
“See you next illusion.”
没有下一次了。不会再有了。
这是最后一次了。
·
天台上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的一群黑衣人听到他的脚步声后齐刷刷的转过了身。
被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的滋味可真不好。
黑羽强压下自己心里渐渐升起的恐惧感,脸上的表情却依然让人看不出来情绪。
“呦,snake先生,好久不见。”
他张狂的笑容倒是一点没变。
他狞笑着举起枪,“我说过的吧,不要对我们盯上的宝石下手。既然你不听话,就只能送你去地狱了。”
黑羽早已准备好接受这种结局,他笑了笑。
“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挺心疼你们老板的。”
“哦?”
“毕竟有这么一个愚蠢的下属还是很麻烦的。”
“这样看来你已经准备好接受死亡了?”
他掏出扑克枪准备最后拼一次,同时寻找着合适的滑翔地点。
“去死吧。”
·
黑羽在一片血色中睁开了眼。
眼皮沉重的几乎要重新被合上。
浑身钻心的痛,痛得无法呼吸。
明明应该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是活着。
他捂着伤口一拐一瘸的打算从小巷口回去,站在路口处辨认方向时却看见了白马狼狈的身影。
白马朝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盯着他身上源源不断涌出血流的伤口一言不发。
他把黑羽抵在墙上对着脸狠狠地来了一拳,近乎失态的怒吼。
“你能不能为你自己想想!你能不能多依靠我一点点!向我寻求帮助有那么难吗?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黑羽血色全无的唇轻轻凑上去吻了他一下。
“因为你太重要了,所以我不愿意看到你受伤。”
白马把他背到背上,他有在努力的让自己的动作轻柔一些但是还是牵扯到了他的伤口。
“我也不想看到你受伤。”
-TBC-
半夜码文激励自己一下……
还有两篇!!

Day29
“知道工藤新一吧?”
白马抬头诧异的盯了他一眼,“知道。”
黑羽做出正在回忆的表情,“啊,说起来,那个流氓侦探还吃过我豆腐呢。”
白马没有做声,捏着报纸的手却在暗暗发力,脆弱的纸张在他的蹂躏下发出不堪忍受的尖叫。
“是吗。”
黑羽回想起来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当时在飞机上我开着滑翔翼往后跑停不下来,滑翔翼开关又被他挡着,所以他就开始找那个开关。”
沉浸在回忆里的黑羽完全没有注意到白马渐渐变黑的脸,仍然在不满的叙述。
“你知道的吧!那个开关往下一点就到我那里了!”
“等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用扑克枪削断他的天线!”
“诶白马你怎么了怎么脸黑的跟大阪黑炭一样?”
-TBC-
没脑洞了将就着看看吧。

Day30开车等会儿放图。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