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邪瓶】记一次同学聚会

记一次同学聚会
我从巴乃回来之后,也就是闷油瓶跟着胖子去北京养伤的那段时间里,我接到了大学时候班长的电话,她叫我去参加我们浙大建筑一班的同学会。我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那群傻逼能搞出个什么来。我跟她扯了一会儿皮,问出来时间地点都有谁会来啥啥啥的然后就挂了电话。
到了约定的时间之后,我从衣柜里翻来翻去才找出来一件不是那么正经的小西装穿上,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我心里颇有点怨念的想要不是三叔搞出来这么些破事儿,这衣服就是刚才和我打电话那女的给我挑了。
去了现场我才算是知道班长那伙人效率到底是有多高了。他们包了个酒店,到处灯火通明金碧辉煌弥漫着一种浓浓的土豪气息。我四处看了一圈儿,发现原来玩的跟拜把子兄弟一样好的同学现在我竟然没几个叫的出来名字了,我莫名有点心寒,只能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去玩手机。
玩了一会儿突然发现手机屏幕被什么东西的阴影挡住了,我偏着头把手机移开追着灯光跑,然后那个天杀的影子就跟着我手机跑。那一瞬间我脑子没跟上身体,条件反射一句粗话就出来了。
我抬头一看,这不是班长吗?她穿了件样式奇特的裙子在我面前笑咪咪的盯着我看,要不是我心理素质过硬,自制力够好,我现在可能一拳打在她肚子上了。
她装羞涩的在我旁边坐下,那扭捏的神态的确是千娇百媚但我现在居然对她毫无兴趣。
我道,“班长,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她说,“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闲的发霉了,意思意思来照顾你一下。总不能冷落了你不是?”
我吞了口口水,想我刚才问的是这个问题吗?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她该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我知道她大学的时候就对我有意思,只是没想到她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放弃。
我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移了几公分,用余光去瞟她的脸。BB霜明显的跟什么一样。
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眼神不对,然后匆匆跑开说去补个妆,还特意叮嘱我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明面上答应的是是是,心里却说我会听你的吗?她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跑了。
我左顾右盼找到一个角落里,周围一圈都是些面生的,我就坐了下来。刷了会儿手机我觉得无聊,翻了一下微信聊天记录发现上次和胖子他们联系都是两天前的事了,我心里一抖于是赶紧给胖子发了个短信去,问他看看那闷油瓶子还在他旁边不,别走丢了过两天又要去北京市流浪人口救助中心去找他。等了好一会儿他没回我,估计又跑到他哪个姘头的床上下象棋去了。
我心说现在我跟这两小破孩的家长一样操心,人会老的很快的。我把手机揣回裤兜里,开始学闷油瓶看天花板。
看了好久没看出个什么来,反倒是因为那水晶灯差点把眼睛闪瞎。
我用力眨了眨眼睛,逼出一点眼泪来给眼球润一下滑。没闭多久就感觉眼皮上一摊血红色的东西不见了,被灰黑色的阴影给挡住了。我心说不是吧还来,同一招用两次就没用了啊姑娘。
我闭着眼睛看也没看就对面前的人说,“班长啊,你冷落我吧,我没关系的。”
我等了一会儿没听见回答,就睁开了一只眼睛。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搂着一个穿旗袍的长腿美女站在我面前,当时吓得我眼睛就睁开了。
那男人笑咪咪的在我旁边坐下,真挚的抓起我一只手,“吴邪啊。”
我大部分心思都在后面那美女身上,有点奇怪的问,“仁兄你谁啊?找我干什么?”言下之意就是你有屁快放,我要去找那美女要微信。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露出理解的笑容。
“我是赵怀珂,你还记得我不?当年住你对铺啊,毕业的时候我还抄你论文来着。”
我心说不对啊,我毕业也没几年啊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人呢?再说了毕业论文这东西也是说抄就能抄的吗?当我没读过大学啊?
他看我不像是认识他的样子,越发用力的攥紧了我的手,“吴邪!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太让人寒心了!我是赵怀珂啊!你看我的脸!有没有眼熟的感觉!”那样子跟死了老娘一样的痛心。
听了他的话,我就认真的看了一下他的脸,竟然还真有几分眼熟。熟悉得要死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见没见过。
结合着我对他的名字也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我大概算是相信了他。
这时我才开始打量起他来。这人一看就是那种暴发户,全身穿着名牌但是看起来就是没那么高大上。再和他身后那美女一对比,就更显出差距来。
我起身打算和她套近乎,“美女,你贵姓啊?”
没等她回答赵怀珂就打断了我,他伸手把我拉回坐位上,神秘兮兮的跟我说话。
“听说你对姓张的很感兴趣?”
我想不会吧,怎么会传的这么快?大脑在思索的时候嘴巴就不受控制的开始说话,“怎么了?”
他示意我往他身后看,“喏,张小姐。”
他特意把小姐两个字咬的很重,生怕我不知道她是干什么似的。
我心里一跳,立马看向了她的胸部。虽然我是见过闷油瓶装秃子的样子的,但我还是觉得那东西不像假的。
他压低声音跟我说,“诶,你记得我们隔壁寝室有个叫张什么的不?就是床号370的那个,记得不?”
我烦死了他这种要说不说的样子,心想我好歹也是阎王面前走过好几遭的人了,凭什么要听你在这里瞎BB?所以我当机立断,说,你有屁快放。
结果他很没听到似的,很带劲的说了起来。
“哎呀你居然不记得他了。就是一天到晚冷着个脸不说话的人,听说他被抓进局子里了。”
我听到局子两个字就心里一跳,忙问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跟我来盘马那一套,我懒得跟他废话,心说眼不见心不烦耳朵不听心里才静,想着诈他一下,于是抓了一把瓜子在手里就准备走。他估计是看我真烦了有点慌,伸出手一捞给我拉了回来。
“行行行不跟你卖关子了。听说那小子不好好工作跑到个深山老林子里去玩儿,结果那地方发现了一片古墓群,他就被当做盗墓贼抓了。”
我听的是心惊肉跳,脑海里自动脑补了闷油瓶在深山里晃荡然后被抓进局子的场景,吓出一身冷汗。
我刚反应过来就捏住他的手,道,“赵怀珂,那个张什么,叫什么啊?”
他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具体记不清了,好像叫张什么灵。”
我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拿出手机给胖子打电话。他娘的死胖子还是没接。
我往沙发上一靠,开始回忆我的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大概要多少钱才能把闷油瓶赎回来之类的东西。等我冷静下来我的脑子就开始高速运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第一,我并不记得宿舍里有过赵怀珂这个人。第二,如果闷油瓶曾在我的隔壁寝室住过的话,我不可能没有印象。第三,赵怀珂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第四,闷油瓶不是那种草率的人。再说,普通的小警察,能抓得到闷大爷?
想到这里我就用余光去瞟赵怀珂的脸,却是越看越觉得眼熟。
他发现我在看他,就吊儿郎当的转过来挑着眉毛对着我笑,欠揍的不得了。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打算用对付盘马的方法去试试他。“行了,你也不要跟我鬼扯了,我知道你有其他的目的。好好的跟我说一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把表情变成那种不常用的高深莫测的样子,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谁知道这家伙竟然跟我装傻?我观察了一下他的神情,明明就是心里有鬼的样子,偏偏就是不肯跟我说。
他拍了一下裤子,站起身说,“你也不要想太多,反正他被抓进局子也跟你没关系不是?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你再问也没办法。”说完就要走。
我急了,伸出手去抓他没抓到,反而在那美女的腿上打了一巴掌。我连连陪着不是,拔腿就要去追他。我腿刚迈出去一步就被那美女拉住了,这女的力气真大,我一米八的个子都被她拽了一个踉跄。
我火急火燎的去扳她的手,奶奶的那手跟钢爪一样,我竟然扳不开。我抬眼去看她的脸,刚想说点什么,就发现这女的我好像见过。
她的眼神眼熟的要死,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
我好不容易扳开了一根指头,就听到她说话了。
她说我蠢死了?
然后她就放开了我的手,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走出了酒店的大门。我还想去追她一下,却发现一瞬间她就没影儿了。
我瘫回沙发上胡思乱想,突然间,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急驰而过。
那女的,多半是闷油瓶扮的!
奶奶的,平时为了维持形象连理都不理我,现在用的不是他的脸了就放飞自我了?没骂我傻逼真是谢谢您闷大爷嘞!
我烦躁的揉揉头发爬起来准备回去睡觉,刚起身就又想到一个事儿。
赵怀珂那家伙,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他妈的用的就是我的脸!还赵怀珂呢,现在张家人都懒到这种程度了吗,随随便便画个妆取个名字谐音就来糊弄我了?他妈的,差点还真骗到我了。
我操你妈的张海客,你不得好死。
——————
回到铺子里之后,我刚睡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烦死人了,我刚想骂他两句那人就先发制人了,嘴巴啵啵啵的跟子弹似的。
我听了一下,是胖子的声音,瞬间我火气就上来了。
“我操,你怎么不接电话?”我大骂道。
胖子的声音听起来急得快疯了,“哎呀天真你别管那么多了,我闺女不见了!”
我有点懵,“谁她妈是你闺女了?你又乱认小姐了?”
“不是!是小哥啊!小哥他不见了!”
我一听这话就冷静下来了。
“行了,别急了。你闺女刚刚才耍了我一回,现在指不定在哪儿跟着他哥偷笑呢。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END——
没啥意义,就是单纯的想让海客哥和吴邪他媳妇耍他玩玩儿哈哈哈。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