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白快】一念回光(二)

我流OOC
慎入!!!

白马的大脑比身体更先清醒过来。他动了一下手臂,发现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压住了他。
昨天晚上的记忆在刹那间如同潮水般涌上来,他发觉自己好像做了件什么不得了的事。
所以……现在,压在他手臂上的,是黑羽快斗吗。
侦探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反应能力让他在发现怀里的人轻微的动了一下之后立刻进入了假眠状态,同时调动起其他感官时刻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黑羽在他怀里很轻的抖了一下,立刻爬了起来,动作果断坚决并无丝毫拖泥带水。他听见他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了句什么。
那显然不会是句好话,因为他的语气很明显不对。
他从睫毛间的缝隙里看见他模模糊糊的影子,细碎的青紫色的的痕迹从肩头一直蔓延到腰胯部。如果他能动的话他一定会抬手捂住脸……不,他现在还是直接睡着比较好。
白马看见他踉跄着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腿酸的缘故吧,黑羽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的形象要没有了。白马有点恶劣的想。
黑羽在走之前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在想要摔门的一瞬间又收了手,房门以不轻不重、极度平常的响度关上了。
不是他脸皮薄,他只是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个和他发生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的对象。
所以,不是有谁说过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白马心里浅浅的生出了些愧疚来。
几天后他在住宿的宾馆大厅里与工藤告别,工藤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不如再坐会儿吧。”
白马颔首应下,整了整衣服,坐在他的对面。
工藤满眼笑意的撑着脑袋看他,有意无意的说起了那天发生的事。
“还没恢复过来吗?”不好的预感。
“没想到号称白马宇直的家伙也会做出这种事啊。”啊,怎么办,好像快要恼羞成怒了。
“连醉鬼都不放过……该怎么说,不愧是白马探啊。”果然还是和他绝交吧。
白马单手按揉着太阳穴,疲惫闭起眼睛听他说话。
“这是人之常情。”真是无力的反驳。
工藤捶着桌子把头埋在手臂间放肆的大笑,肩膀抖动的幅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虽然这样不太好但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白马有点烦躁的拢起他额前的碎发,语气却一如既往的甜腻又句句带刺。
“不过……工藤君应该对这种事情很有经验吧。”
出乎意料的,他倒是略微严肃了起来。
“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去那种地方的,谁会干净到哪里去呢。”工藤正色道。
白马的声音略微有点颤抖,“他和你长的很像。”
“但是请放心,我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要对自己多年的挚友下手。”白马开玩笑似的伸出四根手指举在耳边,以此表现他话语的可信度。
他话音未落,工藤突然抬眼望向他身后,“我看到一个特别符合我口味的,我先过去了,过会儿到点了你……”
他还未起身,就看到白马以他从未有过的慌乱向大厅中间的那个人奔去。工藤甚至没来得及攥住他的衣角,只模模糊糊的听见说让他帮忙退掉机票。
工藤堪堪接住他抛过来的手机,抬头看到的东西让他只想捂住自己的眼。
白马从背后用力的抱住乱发的少年,“快斗……”语气真挚到近乎恳求。
黑羽咬着嘴唇皱着眉毛用力挣开他的手与他拉开距离,眉目之间的烦躁之情毫无遮掩的表现出来。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所幸此时大厅里还没有什么人,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也都是恭敬又平和的低着头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没有丝毫过来看看热闹的心思。
黑羽扯着他的领带把他压到和自己同一高度的位置,微微踮脚在他耳边恶狠狠的威胁,“白马探,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OK吗?不然的话,猥/亵的刑期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白马为他的话感到失落之余又有一丝莫名的欣慰,这话表明了他就算对自己前几天做的事情极其不满,他还是看到了自己塞进他衬衫兜里的名片,并且认真的看了一遍。这可不是坏事。而且黑羽快斗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做出去和自己一夜情的对象大闹一场这种丢面子的事情。
于是他卷起唇角,那常年保持的十五度微笑的上扬幅度显然是大了些。黑羽话语间喷出的热气还在他耳边萦绕,氤氲着使耳廓泛起了微红。
“我自然是知道的。我思考过后觉得这样的刑期还可以接受,于是就无所顾忌的做了。”他冷静的扣着袖扣,道貌岸然却说着隐晦的下流话,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侦探这个不需证明也依然如同牛顿定律一样牢不可破的事实。
黑羽气结却也无话可说,几番咬牙后才用气音艰难的说道,“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白马对他报以带有欺骗性的温和微笑,伸手把他的头发拢到脑后,“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我希望你现在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们试一试好吗?”
黑羽的眼神闪烁了几下,随即换上意味不明的微笑。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我的意思你还不懂吗?”
出现了!属于怪盗基德的笑容!
白马轻轻握住他的手,却被他不着痕迹的挡开。“可是我喜欢你呀。”
他闭上眼,微微笑起来。“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想必是所有人的心愿吧。”
他对此嗤之以鼻,试图以轻蔑掩饰自己红透的耳尖,“一昧的期望别人接受他并不想接受的爱意,这难道不是自私的教科书式的诠释吗?”
纵然被人说成自私的hentai,白马皱眉的动作也依然是教科书式的graceful。
“黑羽君知道我是日英混血吗?”不错,知道转换称呼了。
黑羽挑眉,“不知道,你名片上没写。”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因此啊,说我是英国人也是没错的呢——”
白马顿了顿,自然的降低了些声音的响度,连带着周围的气氛都开始变得暧昧不明。“而英国人对待爱情和战争总是不择手段。”
黑羽糟心的把头发再一次揉乱,又艰难的把手指插进头发间把它们弄得看起来稍微柔顺一点,不经意间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马对自己一向都很自信,没想到却在这个关头上莫名有点紧张。他不着痕迹的做了一次深呼吸——
“请和我约会吧。”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像恋人一样的约会。
TBC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