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岩荼】医院

春节贺文,一发完。

医院 
神荼从法国回来之后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只是每天早上起来之后他那一脸睡眼惺忪的迷茫神态,和他以往的高冷形象完全不一样了。
安岩感觉怀里的人一直在抖,抖得他睡不着觉,索性睁开了眼睛。他伸手往床头柜上面摸,抓到了眼镜之后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时间。夜光屏上显示的是六点四十五,这对他来说有点早了。以前他都是抱着神荼睡到七点才起的。
回到79个字之前,安岩感觉怀里的人一直在抖。他摸了摸神荼的额头,“你怎么了?”他打开了床头的小灯,神荼的额头上全是汗。
神荼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声音有点颤抖,但还是咬着牙做出没事儿的样子。
安岩翻身爬起来,把神荼捂在被子里,去给江小猪打电话,顺便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手机嘟嘟嘟的响着的间隙他转头给神荼说,“你怎么样?能坚持吗?等会儿我带你去医院。”
神荼裹紧了被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没事……不能去医院。”
安岩动作一顿,又转过头对他笑起来,“行了,THA对你的通缉不是早就解除了吗,去医院是没问题的。再说了,你这样子哪里是没事啊。”
神荼捂着疼痛难忍的腹部,不再言语。他心里却想着安岩笑起来真像只憨憨的大狗。
江小猪打着哈欠接起了电话。他说这附近最好的医院是四医院,开车过去大概要十五分钟。安岩应了几声挂断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神荼。他还在抖。安岩决定直接把他抱到车上,因为他现在不像是能走的样子。
这个点四医院人还不是很多。安岩扶着神荼到急诊那边填了单子,恍恍惚惚的做了检查之后神荼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安岩站在手术室外面看着亮起的红色小灯,心里想着自己现在真像是站在手术室外面等待妻子生产的丈夫啊。没等多久就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通知书出来了,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喊着神荼先生的家人呢,神荼先生的家人请出来签个字。
安岩迷迷糊糊的站出来,脑子里一团浆糊,心里想着这走廊上不就我一个人吗你还喊什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当然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走到那医生面前,浑浑噩噩的说我是神荼的家属。医生怀疑的看了他几眼,上下打量着他,说,“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我看你们不像是兄弟。”
安岩哑口无言,索性开始背起神荼的生辰年月姓甚名谁等等等等。医生挑了挑眉,把通知书往他手里一塞,退后几步等他签字。
安岩晃眼瞟到标题是很醒目的麻醉同意书,于是抓住了医生的手腕,“神荼他是……怎么了?”
医生生动形象的给他诠释了什么叫做大吃一惊,脸色变幻莫测,“所以说,你去了急诊之后都没看看检查报告吗?”
安岩仿佛行尸走肉般摇摇头。
医生好脾气的给他翻出来急诊检查报告,差点没有贴到他脸上,“看看,阑尾炎,认识吧?”
安岩莫名松了口气,道,“哦。”
幸好只是阑尾炎而已。
END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