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白快】错误推理十题

错误推理十题

⒈先入为主的概念
短促的提示音响起,简洁明了一直都是他的风格。
“我喜欢你。”
白马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他脑海里条件反射性的思索了一遍有可能发这条短信的人选,眼前出现的是看不清脸的羞涩的女孩子。
白马微微叹了口气,对自己记忆人脸的技能表示担忧。
他把手机移到老师的视线死角在键盘上按下几个字,却在下一秒看见自己的前桌笑的头都抬不起来。

⒉小偷≠犯人?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上没有罪。”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天生就喜欢犯罪的。”
“有些人犯罪很有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他可以被称为完全意义上的犯人吗?”
“不……先不要急着回答我。好好想想。”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逃脱为我所犯下的罪行承担的责任。”
“但是,用自己的推理把犯人逼上绝路的,还可以被称为侦探吗?”

⒊与事实完全相反的推理思路
神神探夏洛克里福尔摩斯推理出了有关华生的姐姐的所有的一切,却唯独忘记了她的性别。
但是啊,对于我爱的人这件事,我永远都不可能出错的。
因为一想起爱这个字,无论我当时处在一个多么嘈杂多么混乱的环境里,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就只有你的脸而已。

⒋不容拒绝的三段式推理
“在昨天晚上,你已经失去了你的贞操。”
“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了,没有什么反驳和质疑的必要。”
“所以,你还是乖乖的把你的名字写上我们家的户口本吧。”
“!!!!!!!”

⒌带有主观情感的错误推理
“怪盗基德从后门溜走了。”
白马掐着怀表,神色平静,用公式化的低沉嗓音对着中森警部说道。

⒍被给予信任的人扰乱了思路
“白马说他离开了,我去查看过,他确实走了。”
当中森警部听到与自己女儿的青梅竹马长的如出一辙的侦探和那个经常来现场捣乱(中森警部语)的白马侦探口中出现了一模一样的结论时,差点忍不住想要抓狂。

⒎依靠他人得出的推理结果
“是这样吗?”
白马手中的钢笔蓦地停下来,抬头看向自己一头乱发满脸没睡醒的前桌。
“真的是这样吗?会不会是你理解错了什么?”
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指了指自己摆在桌上的关于预告函的解读,隐藏在蔚蓝之下的凌厉眼神一闪而过。
白马慢条斯理的从他的手指底下救出那张快要被钢笔字迹占满的白纸,把它对半撕开,一切动作都像是老式胶片机带了延迟的刻意放缓。
“既然你说是错的,那就一定是错的。”
自己的前桌对于怪盗基德的预告函的理解,可是从来就,没有出过错呢。

⒏找到了带有迷惑性的证物
黑羽看着中二时期的白马整天拿着那根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粗到不敢说这只是一根头发的头发整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眼底是完全不加掩饰的烦躁和戾气。
他粗暴的打断了白马的不知道听过几遍的推理,皱着眉头,满脸不驯,“你的推理有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一切都是以这是怪盗基德的头发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
“但是你能保证这根头发就一定是怪盗基德的吗?”

⒐由于不可抗力而出现的错误分析
“喜欢我吗。”
无论是白天的无邪还是夜晚的狂妄,都是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沉沦的他啊。
“喜欢吗。”
果然啊……还是只有他才能打扰到自己的思绪。
“喜欢吗。”
这么执着干什么……答案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
“喜欢啊。最喜欢你了。”

⒑出于私心而隐瞒的事实真相
“工藤君,你来干什么?”
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语气。明明是同一张脸,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像对待他一样对待这个名气传遍全国的侦探。
工藤无所谓的耸耸肩,捏起面前的杯子,专注的盯着里面附在杯壁上又淡下去的水纹,“来把那个狂妄的小偷亲手送进监|狱。”
他停顿了一会儿,“白马你明明也是个不错的侦探,为什么总是热衷于毁掉自己的名声呢?在其他案子上推理缜密冷静,一遇上怪盗基德就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呢。”
白马觉得自己的绅士皮快要裂了,选择性的忽视了他结尾那个充满火药味的问句。
“工藤君不是对杀人案情有独钟吗?来搜查二课找找新鲜?”
工藤挑挑眉,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
“可以这样说。但是我来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
“上次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同学……”
刻意放低的声音和没有说完的话语倒是给了人更多遐想的空间,微微上扬的尾音意味深长,在听者看来是十足的挑衅,
白马单手端起红茶举到嘴边轻呷一口,顺便挡住他绷得紧紧的嘴角。他的视线自然下垂,褐红色的液体表面上映出自己被波纹扭曲的脸。
“事实上,他已经有男朋友了。”
白马的茶杯还是没有放下。他觉得以一种平淡的态度说出令人惊异的台词才是给对手带来的最大打击。
绅士不争不抢的,只是他们不感兴趣的东西。
END

评论(4)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