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新/白快】段子集

新快有……。


四十二
“我想让你被全世界背叛,众叛亲离,以至于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要你。”

四十三
白马对他伸出手,手掌刚刚好在他下巴下面一点点的位置。
黑羽不知所云,但是很乖巧的把脸放在了他的手上,微微闭上眼睛。
喂,快吻我。他微颤的睫毛仿佛在这样说着。

四十四
是夜。天台。
工藤新一推开天台生锈泛黄的铁门,微微皱眉表达了一下自己对那声刺耳的轻响的不满。他从胸前的衬衫口袋里抽出柔软的丝绢手帕,布料摩擦发出几不可闻的嘶哑声响。他试图擦去执拗的附着在手上的铁锈。
但是他放弃了,因为现在他面前有更好的用来消磨时间的猎物。和那只洁白的大鸟对决的时候,似乎手上沾点锈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怪盗基德背对着他,正捏着他手上的宝石对准月亮。那宝石通体深蓝,在月光下却发出微弱又不可否认其存在的红色荧光。工藤新一对宝石知之不深,却也能看出那蓝宝石的珍贵。他现在只希望他不要随意的如同扔一块石头一样把它扔给自己,那简直是暴殄天物。
他不愿出声打断这盛大的仪式。纵然这美景只有他们两人能欣赏。
怪盗基德让那宝石在空中旋转了无数个角度,最后终于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用手帕把它包起来放入自己左胸的口袋里。
他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纵使对待那身白西服他始终甘之如饴,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一生都活在这阴影之下。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即将结束,最开始带来的冲击已然逝去,那累积了许久的沉重的钝痛感也将连同着这阴暗而见不得光的过往被永久的剜去,今后留在世上的,将只会是那个干净的、纯粹的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等了许久,依然未见他有任何一个意图把宝石抛给自己的动作。他挑眉道,“基德,你是终于打算以偷窃罪的罪名被我抓进监狱了吗?”
怪盗基德后知后觉般转身,一双月光下如同猫眼般明亮的天蓝色眸子直直的撞进他眼里。他微笑起来,嗓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优雅。
“恕我冒昧,名侦探。这次的宝石,我不能再还给你了。”
工藤新一对上他没有一丝畏惧之情的目光。单片眼镜虽然还好好的戴在脸上,但那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的遮蔽物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在如此近的距离里,没有什么是看不到的。
他终于也堕落了吗。堕落到和那些杀人犯别无二致的污秽与黑暗之中去了吗。
“我不明白,基德。我曾经以为你是特别的,为什么今天突然变成了这样?还是说你一直如此?”
怪盗基德嘴角的笑容并没有变,眼里却是一片冰冷。月亮在乌云之中渐渐隐去,深蓝色的天幕和黑夜融为一体,他白色的西装上隐隐约约的被撒下了暗色的银辉。天边没有星星,只留下一丝丝若隐若现的月光,使得这天空不至于像深海一样暗的令人窒息。
“这次不一样,名侦探。”
黑暗与寂静交织成欲望的囚笼,所有人都是其中强弩之末的困兽。
“如果你乖乖把宝石放下,我们下一次见面时还可以好好说话。如果你执意要带走它的话,那我只能恕难从命了。”
他捏紧了自己左手手腕上的麻醉枪。
“言多必失,名侦探。如果我想的话,怪盗基德并不介意当一次杀人犯。”
手枪上膛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宛如惊雷一般刺耳,瞄准镜里的工藤新一一动不动,红色的准星随着枪口上移一点一点的擦过他的胸膛他的发梢,堪堪略过他湛蓝色的瞳孔,最后稳稳的停留在鼻尖。
怪盗基德失望的看到工藤新一对他的这一动作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挣扎一下试图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的意愿都没有。是被吓到动弹不得了吗?那不可能。
他扣响了扳机。
怪盗基德把手枪收回来,看了看枪口,叹息着笑起来,“你赢了,名侦探。这把枪里没有子弹。”

四十五
搜查三科新上任的小警员低头摆弄着手上的酒精测试仪,公事公办的神态大义凛然,正义得让人不敢正视,生怕被他头顶璨璨的红光灼伤了眼。
“先生,酒精测试显示您酒精摄入超标了,请和我们走一趟。”
白马自然不是那种不敢与他对视的心里发虚的小角色,犯了错还记得恭恭敬敬的跟他道个歉。
他并没有喝酒。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清醒。
他摸了摸嘴唇,看向副驾驶座上露出可爱睡颜的黑羽,微不可查的笑了笑。
白马打开他的谢尔比车门,熟练的签了罚单。

四十六
“呦,怎么了,我的亲亲宝贝侦探甜心,今天怎么如此失落?”
白马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不劳费心,我的亲亲宝贝怪盗甜心,只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小偷破坏了我和我亲爱的黑羽君的约会而已。”
怪盗的脸黑了。他抓着栏杆的手抖了起来。
白马笑起来,面露纠结之色,“既然我亲爱的黑羽君不愿意赏脸,那我是否有幸邀请我们的KID君与我一起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呢?白马邸的防盗窗不仅随时为你敞开,还有整夜持续供应的热巧克力哦。”
“……我亲爱的白马侦探,我记得我们还没有熟络到这种程度吧?”
“我的亲亲宝贝怪盗甜心,你是在暗示我让我做些什么来让你知道我们已经熟络到这种程度了吗?”
“白马混蛋你给我闭嘴!!!”
“啊,果然,KID君还是那种纯情到听到一点点限制级内容时,pokerface就会崩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的男孩子呢。”

四十七
“基德,你怎么了。你是在哭吗?”
怪盗基德避开与工藤新一的视线接触,朗声道,“没有。”
“那莫名其妙的哭腔是怎么回事?”
……这都听出来了吗!!!
“我只是终于完成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但这都不是主要原因。”
“……?还说没有,声音都哑了。”
忽视忽视。
“主要是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戴的美瞳好像扎进眼睛里了,好疼啊。”

四十八
“你哭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黑羽快斗眨眨眼睛,皱着眉毛回忆了一下。
他又轻轻的笑起来,“我忘了。”
TBC

评论(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