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四分之三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五

我就说一句:你们要转可以,要发空间可以,ballball你们标一个作者名字行吗OTZ

玛德,刚才被屏了,我的评论啊豹哭

六十二
某日服部(被迫)和黑羽一起出去吃蛋糕。
不知道是手指冻僵了还是怎么回事,他拿叉子的手狠狠地戳了他另一只手好几下。
黑羽痛得呲牙咧嘴,把手指含进嘴里,还不忘对着他对面的服部含糊不清的说,“诶,我的血还是甜的诶!”
服部露出经典的半月眼,回嘴道,“那只能说明你甜食实在是吃太多了,以至于你的血都已经深深地融进了甜食的味道——”
黑羽翻了个白眼,继续吮着手指。
“还有,明明你戳到的是中指,你舔食指干什么?”

六十三
假期时白马回英国探亲,工藤因为父母也在英国的关系和他坐了同一趟飞机回英国。
在白马(很不走心)的邀请下,工藤(懒得拒绝的)答应了和他一起去到他家里做客。
到了白马邸时白马总监正在教训他们远房亲戚的小孩子,拿着一把戒尺准备打他的手心。
白马失笑,微微侧头对工藤说,“不如我们先出去找个地方坐坐?”
工藤笑着答应了。
他们放好行李准备离开时,却看到白马总监落下的戒尺因为那孩子的手往后一躲而落到了他自己的腿上。他吃痛的低呼了一声。
工藤看到这一幕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疾步走出门外,却看到白马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喂喂……你这样笑出来不好吧。”
两人都在心下这样想着,却默契的又加大了自己笑容的弧度。

六十四
黑羽抱着手机咬着棒棒糖在床上滚来滚去,出声道,“不知道现在物流恢复了没有。”
白马:?怎么了?
黑羽:开学要考试了呀。
工藤:????所以?
黑羽:(理所当然)所以我要在网上买书啊!
服部:!!!这两件事之间有很大的关系吗!

六十五
被屏蔽惹

六十六
黑羽快斗砰的一声推开寝室门,沉着脸对里面的白马和服部问道,“黑羽呢?”
白马手上的福尔摩斯全集跟着可怜的门颤了一下,抬眼看他,“呦,工藤君,黑羽君又把你怎么了?”
服部看着他和黑羽如出一辙的发型差点笑出声,“让我猜猜……他又让你装成他干什么去了?”
披着黑羽快斗皮的工藤新一伸手捋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满脸去○妈了个○,“他让我在校门口等他,还特意让我不要梳头。虽然知道这很可能是个陷阱但我还是去了……当然我梳了头发。”
白马接过话茬,“然后埋伏在校门口的等他的女粉丝们就一哄而上把你簇拥到了中间?”
服部从善如流,“然后你奋力挣扎好不容易逃脱之后准备来宿舍找他兴师问罪?”
不等他回答,白马一摊手道,“显而易见,黑羽君并不在这里。”
服部捏起下巴回忆了一下,“……我倒是想起他好像跟我说过他今天要去蛋糕坊吃甜品?黑羽那家伙说有女粉固然是好事但是硬拉着他不让他吃东西那就是天大的不对了。”
工藤微微一笑,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静平淡,“谢了,服部。”
在他转身出门的一瞬间,白马和服部不约而同的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黑羽君/黑羽,快跑!

六十七
工藤摸着下巴,“这么久没见怪盗基德那家伙,还真有点想他了。”
白马捏着报纸的手一颤,纸张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可能怪盗君也有自己的私事吧。”
工藤不以为然,“我倒是觉得如果是一直不出现的话……他该不会是死了吧?”这真是超无聊的。
服部从桌子上抬起头,冷笑道,“工藤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我要去打猎了’的语气说话?很恐怖诶。”
工藤微微一笑,“说是打猎,也不是不可以。”
一直试图以沉默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黑羽浑身一抖。

六十八
工藤准备出门。他换了件衣服,但是宿舍里并没有穿衣镜。
黑羽麻利的一骨碌爬起来,“来来来,对着我整理。”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
“哎,真帅。”两人由衷的感叹道。

六十九
黑羽感冒咳嗽,于是他去买了一瓶止咳糖浆。
他喝了一口,整个脸都皱了起来。
“什么糖浆!明明就是苦的!真不要脸啊这个商家!”

七十
东京早晚温差较大,本来就很怕冷的黑羽还坚持着不肯脱掉套头衫。
于是把自己裹在套头衫里的黑羽看着穿着短袖的热血少年服部,互相都觉得对方是个傻|逼。
“我感觉我还在过冬,可他已经入夏了。”

七十一
“白马君迟到的概率到底有多小呢?”某个妹子问道。
服部捏住下巴,“白马迟到?这个主语和谓语根本就没法一起用吧。”
工藤思考了一下,“大概就和黑羽突然喜欢上了吃三文鱼的概率一样吧。”

七十三
“森林古猿与直立人的分界线是什么时候?”
“它从树上滚下来的那一刻。”

七十四
黑羽回忆道,“以前我妈和我爸商量过出去玩,他们说土耳其挺好,可以坐热气球。”
“我说好啊好啊。”
“然后我妈说,你高兴什么,我跟你爸去坐热气球,你就留在土耳其挖矿吧。”

七十五
“要开始养生了啊……红杞枸枣保温杯,一个都不能少……?”
“诶?!”

七十六
某日服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单双眼。
黑羽笑得差点晕过去,他知道自己这是又抓到了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是割双眼皮的时候只交了一只的钱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服部微笑着摸摸他的头发,“呦,黑羽,你去土耳其挖矿终于攒够割双眼皮的钱了?”
然后互相笑了一天。

七十七
工藤站在服部身后,探头去看他在干什么。
这时黑羽从门外进来了,站在工藤身后看他在干什么。
这时白马端着个保温杯进来了,站在黑羽身后看他在干什么。
就在他双手发力打开保温杯的时候,服部转过了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服部说,“就在那一刹那,我听见了拔刀的声音。”
END

评论(2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