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er.

失踪是努力学习去了

【四分之三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五

我就说一句:你们要转可以,要发空间可以,ballball你们标一个作者名字行吗OTZ

玛德,刚才被屏了,我的评论啊豹哭

六十二
某日服部(被迫)和黑羽一起出去吃蛋糕。
不知道是手指冻僵了还是怎么回事,他拿叉子的手狠狠地戳了他另一只手好几下。
黑羽痛得呲牙咧嘴,把手指含进嘴里,还不忘对着他对面的服部含糊不清的说,“诶,我的血还是甜的诶!”
服部露出经典的半月眼,回嘴道,“那只能说明你甜食实在是吃太多了,以至于你的血都已经深深地融进了甜食的味道——”
黑羽翻了个白眼,继续吮着手指。
“还有,明明你戳到的是中指,你舔食指干什么?”

六十三
假期时白马回英国探亲,工藤因为父母也在英国的关系和他坐了同一趟飞机回英国。
在白马(很不走心)的邀请下,工藤(懒得拒绝的)答应了和他一起去到他家里做客。
到了白马邸时白马总监正在教训他们远房亲戚的小孩子,拿着一把戒尺准备打他的手心。
白马失笑,微微侧头对工藤说,“不如我们先出去找个地方坐坐?”
工藤笑着答应了。
他们放好行李准备离开时,却看到白马总监落下的戒尺因为那孩子的手往后一躲而落到了他自己的腿上。他吃痛的低呼了一声。
工藤看到这一幕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疾步走出门外,却看到白马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喂喂……你这样笑出来不好吧。”
两人都在心下这样想着,却默契的又加大了自己笑容的弧度。

六十四
黑羽抱着手机咬着棒棒糖在床上滚来滚去,出声道,“不知道现在物流恢复了没有。”
白马:?怎么了?
黑羽:开学要考试了呀。
工藤:????所以?
黑羽:(理所当然)所以我要在网上买书啊!
服部:!!!这两件事之间有很大的关系吗!

六十五
被屏蔽惹

六十六
黑羽快斗砰的一声推开寝室门,沉着脸对里面的白马和服部问道,“黑羽呢?”
白马手上的福尔摩斯全集跟着可怜的门颤了一下,抬眼看他,“呦,工藤君,黑羽君又把你怎么了?”
服部看着他和黑羽如出一辙的发型差点笑出声,“让我猜猜……他又让你装成他干什么去了?”
披着黑羽快斗皮的工藤新一伸手捋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满脸去○妈了个○,“他让我在校门口等他,还特意让我不要梳头。虽然知道这很可能是个陷阱但我还是去了……当然我梳了头发。”
白马接过话茬,“然后埋伏在校门口的等他的女粉丝们就一哄而上把你簇拥到了中间?”
服部从善如流,“然后你奋力挣扎好不容易逃脱之后准备来宿舍找他兴师问罪?”
不等他回答,白马一摊手道,“显而易见,黑羽君并不在这里。”
服部捏起下巴回忆了一下,“……我倒是想起他好像跟我说过他今天要去蛋糕坊吃甜品?黑羽那家伙说有女粉固然是好事但是硬拉着他不让他吃东西那就是天大的不对了。”
工藤微微一笑,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静平淡,“谢了,服部。”
在他转身出门的一瞬间,白马和服部不约而同的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黑羽君/黑羽,快跑!

六十七
工藤摸着下巴,“这么久没见怪盗基德那家伙,还真有点想他了。”
白马捏着报纸的手一颤,纸张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可能怪盗君也有自己的私事吧。”
工藤不以为然,“我倒是觉得如果是一直不出现的话……他该不会是死了吧?”这真是超无聊的。
服部从桌子上抬起头,冷笑道,“工藤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我要去打猎了’的语气说话?很恐怖诶。”
工藤微微一笑,“说是打猎,也不是不可以。”
一直试图以沉默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黑羽浑身一抖。

六十八
工藤准备出门。他换了件衣服,但是宿舍里并没有穿衣镜。
黑羽麻利的一骨碌爬起来,“来来来,对着我整理。”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
“哎,真帅。”两人由衷的感叹道。

六十九
黑羽感冒咳嗽,于是他去买了一瓶止咳糖浆。
他喝了一口,整个脸都皱了起来。
“什么糖浆!明明就是苦的!真不要脸啊这个商家!”

七十
东京早晚温差较大,本来就很怕冷的黑羽还坚持着不肯脱掉套头衫。
于是把自己裹在套头衫里的黑羽看着穿着短袖的热血少年服部,互相都觉得对方是个傻|逼。
“我感觉我还在过冬,可他已经入夏了。”

七十一
“白马君迟到的概率到底有多小呢?”某个妹子问道。
服部捏住下巴,“白马迟到?这个主语和谓语根本就没法一起用吧。”
工藤思考了一下,“大概就和黑羽突然喜欢上了吃三文鱼的概率一样吧。”

七十三
“森林古猿与直立人的分界线是什么时候?”
“它从树上滚下来的那一刻。”

七十四
黑羽回忆道,“以前我妈和我爸商量过出去玩,他们说土耳其挺好,可以坐热气球。”
“我说好啊好啊。”
“然后我妈说,你高兴什么,我跟你爸去坐热气球,你就留在土耳其挖矿吧。”

七十五
“要开始养生了啊……红杞枸枣保温杯,一个都不能少……?”
“诶?!”

七十六
某日服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单双眼。
黑羽笑得差点晕过去,他知道自己这是又抓到了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是割双眼皮的时候只交了一只的钱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服部微笑着摸摸他的头发,“呦,黑羽,你去土耳其挖矿终于攒够割双眼皮的钱了?”
然后互相笑了一天。

七十七
工藤站在服部身后,探头去看他在干什么。
这时黑羽从门外进来了,站在工藤身后看他在干什么。
这时白马端着个保温杯进来了,站在黑羽身后看他在干什么。
就在他双手发力打开保温杯的时候,服部转过了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服部说,“就在那一刹那,我听见了拔刀的声音。”
END

乱七八糟的短篇合集

这样看起来我写了好多刀啊(

魔快&名柯

黑羽快斗中心
七宗罪(微刀)

十七年  (微刀且白快提及)

黑羽快斗的五十个秘密(微刀)

四分之三组 
男生宿舍(已完结)
1    2    3    4    5    江古田组     

白快较长篇
恋爱三十天(已完结)(糖刀)
1    7    15    19    25    26-29

段子集(已完结)(糖刀)
1    2    3    4    5

一念回光(已完结)(微刀)
1    2    3

论坛体(已完结)(糖向,新快提及
惊了!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浮空(未完结)结局be预警!!
00-01    02

白快
  (刀向)

女装大佬的胜利  (糖向)

当春风又起时  (刀向)

错误推理十题  (糖?)

动物观察日记  (微刀)

喜欢的人喜欢别人不是很正常么(糖向)

新快
Never change  (糖向)

我哭着说没事,你竟然相信了(糖向)

盗笔&勇冒
黑瓶归人   (糖向)(黑花提及

邪瓶无题    (微刀)

客瓶绝色    (刀向)

邪瓶记一次同学聚会   (糖向)

岩荼医院(日常糖)
 

【黑羽快斗中心向】黑羽快斗的五十个秘密

黑羽快斗的五十个秘密
微cp向
(若有不合适的tag请告诉我,会自删,谢谢)

1.黑羽快斗小时候其实很喜欢侦探这个职业,因为他觉得侦探认真破案的样子真的很帅。

2.黑羽快斗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两个女人,一个是黑羽千影,一个是中森青子。无关爱情。

3.黑羽快斗的人生只分成两个阶段:九岁之前和九岁之后。

4.黑羽快斗原来最害怕两样东西:鱼和溜冰。

5.十七岁之后又多了一样:侦探。无论是本国还是海归的,十七岁的还是七岁的,关东的还是关西的。

6.恐惧这种东西是可以延伸的。比如由溜冰可以延伸到怕冷,由怕鱼可以延伸到怕水,由怕侦探可以延伸到很烦警 察。

7.黑羽快斗其实很讨厌流眼泪,可无奈人在遇到害怕的东西时条件反射流下的生理泪水是不可控的。

8.黑羽快斗对女孩子的眼泪很烦,但是基本没有抵抗力。

9.黑羽快斗从小就知道自己哭的时候不会有人来给他擦眼泪,所以他很久很久以前就学会了让自己在流出眼泪的那一瞬间把眼泪逼回去。

10.如果没有那幅壁画的话,黑羽快斗应该早就忘记黑羽盗一的样子了。

11.怪盗可不会像侦探那样“不忍心一个强大的对手消失”,他每次出现去帮助叫柯南的那个小鬼都仅仅是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出现的尴尬场面而已。这在医学上好像被严肃的叫做“替代尴尬症”。

12.黑羽快斗认识工藤新一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是:哇,他好帅啊。

13.他觉得四分之三的都长得很好看,谁叫他们都长着他的脸呢。

14.可是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小学生侦探,他们现在都被叫做“工藤脸”,而不是“黑羽脸”。

15.“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的道理黑羽是知道的。

16.但他觉得留名的不是饮者,是能者。

17.能者也分很多种。会变魔术的是能者,能出名的也是能者,会偷东西的也在某种方面算是个能者。

18.像他这种会变魔术会偷东西还出名的能者,全世界也就只有两个人而已。

19.但是现在只剩一个了。

20.黑羽快斗发过誓,在怪盗基德消失之前不会爱上任何人。

21.“爱上他就会想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他,想把我能给他的都给他,可是我不行。”

22.“因为触犯法律的人是不会被原谅的。”

23.黑羽快斗的人生信条是:敬而远之。

24.所以无论是白马探还是工藤新一又或者是服部平次,最开始他们见面的时候他其实是抱着“只要他们不来打扰我我也是不会搞事的”的想法的。

25.可是侦探这种生物,就是让“与自己对立的、非正义的一方”不顺心的存在啊。

26.黑羽快斗的保护色是笑。

27.黑羽盗一教给他的第一个魔术不是变玫瑰花,是笑。

28.九岁之后,黑羽快斗终于没有辜负黑羽盗一的期望,他终于学会了如何在悲伤至极的时候依然可以天衣无缝的笑出来。

29.他会很多种笑法,笑多了就会让人放下戒心。

30.可谁都不知道笑其实是面无表情的另一种表现。

31.其实很多时候他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他只是习惯了扑克脸。

32.黑羽快斗很喜欢打游戏,他觉得那些能迷失在游戏世界里的人都很幸福。但是他做不到。

33.因为他们都很自由。

34.其实四分之三组里情商最低的不是工藤新一,是黑羽快斗。

35.比如他周围所有人都知道中森青子喜欢他,他愣是没看出来。

36.黑羽快斗很早就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他知道好奇那些没有意义的问题答案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意义。

37.所以当他打开门然后发现按门铃扰民的不速之客是白马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好奇他来做什么,而是把门先拍上。

38.他对烤肉其实稍稍有一点抵触情绪,但是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食物的淫威之下。

39.他不怎么喜欢红色,或者说不喜欢某些红颜色的物体——比如火,血,还有生肉……之类的,处于某个显而易见的原因。那些东西很恶心。

40.魔术对他而言不是爱好,是融进他生命里的、和吃饭睡觉没有什么差别的日常生活。

41.当然,这也是他纪念黑羽盗一的一种方式。

42.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身上没有罪,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只是觉得不甘心。在那些真正有罪的人伏法之前,他怎么可以,怎么能够就此消失呢。

43.在“我爱你”和“我喜欢你”等这些表白里面,他最喜欢的是“我养你”。并非是他喜欢依赖别人,他只是觉得这样会让他很有安全感,会让他有一种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的错觉。

44.幸运的是,白马探有这样说的资本。

45.白马探不是说过吗,“怪盗基德是唯一能扰乱我思考的人”。

46.他觉得真是悲哀啊,怪盗基德是他,但他不全是怪盗基德。因此就算白马探对怪盗基德有那么一点点的非分之想,那也不算是对他。所以啊,这是一个无解的不等式。

47.怪盗基德从不杀人,所以他有被人杀的可能。

48.他成为甘党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甜食带给他的不仅有身体的满足,更有精神上的慰籍。就跟磕了西地那非一样,令人兴奋。

49.怪盗基德的每次演出都那么华丽而矫情,是因为他想让别人知道,怪盗基德不是十恶不赦的罪犯,他其实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绅士。

50.黑羽快斗很喜欢白马探,很喜欢很喜欢。幸运的是,白马探也有一样的心情。
-END-

【3/4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

三十四
服部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双腿用力一蹬墙面,飞到了他的对铺,然后又滚了下来。
奇迹般地,他居然毫发无损,只是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就爬回床上继续睡了。

三十五
工藤:我是谁?
黑羽:(困)你谁?
服部:他是你哥。
黑羽:(?)你不是我哥……
白马:是的哟。
黑羽:不是……
工藤:我叫工藤新一,对不对?
黑羽:恩。
工藤:你叫工藤快斗对不对?
黑羽:恩……?恩。
服部:(忍笑)哈哈哈。
工藤:所以我是你哥吧,对吧?
黑羽:啊嗯。
服部:你卡里有多少钱?
黑羽:……忘了。
工藤:密码是什么?
黑羽:xxxxxxx
白马:我们拿去用了?
黑羽:恩……

三十六
黑羽从上铺摔了下来,满脸是血。
他奇怪地摸了一下脸,心想怎么会有水呢。
服部恍恍惚惚的看见一个血人坐在自己面前,差点叫到破音。

三十七
上课的时候有个同学睡觉,可能是睡得太久把胳膊压麻了。他一醒来左手没有知觉了,只知道自己的左手不见了。
他用残存的右手疯狂的拨弄着自己的左手,尖叫道,“这是谁的手!?”

三十八
下课后他们一起去食堂打饭,工藤和服部走在前面,黑羽蹦蹦跳跳的和白马走在后面。
黑羽穿着一双板鞋,太过得意忘形脚下一滑把服部从楼梯上踹了下去,自己坐着楼梯噔噔噔的滑了下去。
四个人禁不住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三十九
他们的老师是个奇葩。
“我们来点一下到……没到的举个手啊。”
“恩不对……?这样吧,没到的答个到吧。”

四十
工藤的衬衫被猫撕坏了。白马和黑羽陪着他去重新买一件。
服部没去。他在家骂猫。

四十一
辩论联赛。按宿舍分配对手。
黑羽:他们的辩题是xxxxxx,我们的辩题不太好说。
白马:他们肯定会从xxxxxx开始,然后用xx,xxx,xxxx等几个方面来概述。
服部:如果他们从xxx开始,我们可以说xxxxx,这个例子很少见。
工藤:如果他们还在负隅顽抗的话,我们可以用xxxxxxx一招制胜。
黑羽:最后大功告成。

四十二
有个女同学失恋了,她非要拉着白马跟她探讨人生。
“唉白马君,他可真是个可爱的人啊,我真不想失去他。”
白马用五分钟的时间问出了那个男生的性格特征、喜好,以及他们目前的感情状况,给了她几个方案。
后来他们和好了。

四十二
黑羽对侦探们说,“如果你们真的想变成福尔摩斯那样优秀的人的话……”
“先去烫个头再回来找我吧。”

四十三
工藤提议说去吃烤鱼,除黑羽外全票通过。
黑羽赌气从楼梯另一边准备离开,等了一会儿之后又自己回来了。
他哭唧唧的说,“你们都不来找我……”
-TBC-

【四分之三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

男生宿舍后续……后续几来着?
宿舍号621。
三十三注意。

二十二
某天三个侦探同时遇到案子又没法脱身还不敢逃课只能拜托黑羽给他们答到。
伪声大佬兼腹语大师的黑羽表示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只是狠狠让后面打算约工藤去踢足球却没找到人的友人A吓了一跳。
二十三
【日常黑服部】
服部君这个脑子少根筋的到底是怎么在名柯里面过五关斩六将得到一个固定男配的角色的呢?
在这件事情上意外的合拍的工藤和黑羽异口同声的说,“因为他傻。”
白马选择性忽视掉服部声嘶力竭的抗议,掏出小本本做了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宝宝形象洗耳恭听。
“为什么呢?”
黑羽推了推从江户川柯南那边片场抢过来的眼镜,敲了敲并不存在的黑板,清了清嗓子,“打个比方说,如果有专吃人脑子的僵尸出现的话。”
工藤从善如流的接过话茬,“那么就让服部出去吧,他是最安全的。”
白马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二十四
某日工藤和白马从图书馆回来之后打开宿舍大门收到了一万点惊吓。
服部和黑羽正在疯狂的吃大阪烧,黑羽看见他们叫他们赶紧过来和他们一起吃。
“工藤白马你们快来!帮我们吃一点!大阪烧要凉了!”
二十五
某天白马的手机忘在了宿舍,一直逃课的黑羽看见了,又懒得给他拿过去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你手机忘宿舍里了。”
他等了很久没有人回复,他很奇怪的又发了一条。
“手机不要了?”
你400的智商是假的吧?
二十六
黑羽在工藤背后贴了张纸,画了一只很可爱的小猪。
服部跟在工藤后面,看见了那张纸差点笑疯。
工藤很奇怪的问他,“你在笑什么?”
服部强忍笑意对他说,“哈哈哈哈哈你后面有只猪哈哈哈哈”
二十七
黑羽去拔牙的时候不能说话,所以提前录了个音“好疼啊”,一疼就按播放。
在手术室里的时候他疼得要命,按着播放的手就一直没松开,“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的声音就一直在手术室里回荡,笑疯了一群护士。
后来医生忍无可忍把他手机给收了。
二十八
服部问白马,向日葵到底是怎么从西边回到东边的,一个猛甩头?
白马想了想,说,“如你所想,当你路过一片向日葵花海时,它们一片猛甩头哗哗的望着你,从此你就被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服部说白马的人设崩了。
二十九
服部在地铁上遇到一个洋鬼子。
他撕心裂肺的哭吼,“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学英语!”
他至今还对那喊叫心有余悸。
三十
大学开学的时候有个人有点脸盲,发现工藤是东京来的之后特别高兴。
“诶诶诶你真的是东京的啊?我记得班上还有个东京的长了一张面瘫脸他到哪里去了?”
工藤把脸上的笑容给收回去,又把自己有点乱的头发揉回自己本来的整齐样子然后坐起来看着他。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三十一
621男生宿舍在大一入学时就见到过大二学姐们的疯狂。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今年的大一新生居然比去年的学姐们还要疯狂。
有些长着路人脸的学长们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熊熊燃烧的单身狗的火焰,问了问那些刚刚经历过军训的洗礼的几乎可以和服部一起融进夜色里的学妹们他们到底是哪里好。
学妹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瞬间燃了起来,大有滔滔不绝说个三天三夜没完没了之势。
“你看啊,工藤君,长得帅,死神侦探,浑身就散发出禁欲的帅哥气息。”
“白马君,长得帅,海归侦探,绅士有礼,和工藤君并称关东两巨头啊。”
“服部君,长得帅,关西侦探,活力四射,一看就是让人很有安全感的类型啊。”
“黑羽君,长得帅,魔术师,古灵精怪,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当男朋友简直是最佳人选啊。”
学长仍不死心,“考虑考虑我呗?”
学妹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们都是颜控的,你还是算了吧。”
三十二
黑羽在校庆上表演了一次魔术。
结束时要致感谢词,他想了想说了句话。
“我要感谢我的女朋友……”
台下一片遗憾的呼声几乎要掀翻礼堂屋顶。
“……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
台下呼声更高。
他想了想,很小声很小声的说——
“才让我找到了一个男朋友……”
白马在台下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三十三
黑羽有些时候还会把黑羽盗一的魔术表演翻出来再看看。
那渣到爆的画质简直是让人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黑羽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谁都能感觉到那压抑的气氛之下他的失落。
他总是会换上最完美的poker face,沉默着一言不发。
另外的三个人都很默契的陪他一起沉默。
不是不想安慰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们没有体会过他的感受,他们没有那个去安慰他的资格。
针没有扎在你身上,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疼。
黑羽在看表演的时候手上也没有停过,高难度的纸牌戏法在他灵巧的手上几乎要翻出花来。
空间不算很大的宿舍里气氛冷得几乎让人窒息。
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换上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去制造欢乐,用他精湛的魔术让不开心的人开心起来。
可是又有谁能担任他的这个角色,让他开心起来呢。
“我想扮成个乐天派,渴望拥有超然的坚强。”
“我父亲他……看得见的。”
他笑着说,笑着笑着却笑出了泪花。
-TBC-

【四分之三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

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二
十三
服部想去撩妹,但是苦于不会撩,所以求助于(看起来)很会撩的黑羽。
黑羽大神棍说,“见到妹子就冲上去亲一口,然后立马说呀我忘了这时候你还不认识我。”
服部觉得这办法有戏,决定去试一试。
然后进了医院。
服部:听我一句劝……以后听谁的……都别听黑羽那个家伙的……
十四
服部这个脑袋少根筋的以前养过一条鱼,后来鱼被撑死了。
他不愿意循规蹈矩的遵循礼仪土葬,非要火葬。
结果越来越香越来越香越来越香,他就把鱼给吃了。
十五
黑羽做了个梦,梦见他被一群人打还动弹不得只能被动被揍,醒来仍然心有余悸。
后来他翻身睡着之后,梦里还是那群人,还吼着,“你还敢来啊?!”
吓得他赶紧起床吃了个黑森林蛋糕。
然后吵醒了同宿舍的另外三个人。
十六
某天一行四人去食堂吃饭,服部吃完特别无聊就对黑羽说,“黑羽,你餐盘漏了。”
听闻此言的黑羽就很傻很天真的翻来覆去把盘子立起来看了看然后很认真的说没有啊。
服部永远也忘不了黑羽一低头发现油全倒自己衣服上了的怨念眼神。
十七
老是被人说没有幽默感的工藤不高兴了,于是他打算给自己的室友讲个笑话。
“从前有对夫妻吵架,妻子夺门而出,丈夫追到楼下,把门夺了回来。”
黑羽很给面子的笑了出来,但是白马和服部不为所动。
工藤奇怪的问,“不好笑吗?”
白马一本正经的回答道,“笑话本身是很搞笑的,只是你严肃的讲笑话的样子让我有点笑不出来。”
服部赞同的点点头,“没错。”
十八
621寝室都是些黑暗料理界的大手子。
所到之处食材尸横遍野,佐料血流成河。
详情请参照前文【煮屎四人组】。
十九
白马正在平板电脑上浏览新闻,黑羽凑过来看了一眼。
“印度两摩托车相撞,七十余人受伤……哈哈哈哈哈真是心疼他们啊。”
二十
某位同学搂着女朋友得意忘形的问独自一人逛街的黑羽,“你怎么一个人逛街?”
黑羽突然想起网上看过的段子,试探的说,“我怕半个人逛街吓到你……?”
二十一
“服部君,最让你觉得单身很难受的事情是什么?”
服部认真的说,“是我和黑羽熬夜玩游戏的时候,才发现有白马给他泡咖啡,还顺便买了一块黑森林蛋糕。”
-TBC-

【四分之三组】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

你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宿舍嘛?
宿舍号621。

黑羽的作息时间不是很规律。
晚睡晚起,上课永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但是晚上却出人意料的有精神。
所以他每天晚上都会被他可爱的三个室友给无情的使唤。
“黑羽,给我倒杯水。”
你没手啊自己不会拿。
“黑羽,给我拿张纸。”
你刚刚干了什么啊这么晚要纸巾干什么。
“黑羽君,给我……关下灯。”
我去你们XX的。


一向生活规律的像个强迫症一样的服部今天打算修仙。
为什么服部生活规律呢?因为他说熬夜脸黑。
为什么服部今晚要修仙呢?我也不知道。
修仙大师黑羽带着小徒弟服部成功怂恿了意志不坚定的白马一起修仙,苦了唯一想要早睡的工藤。
工藤被到处微弱的蓝光搞得心烦意乱,把被子拉上来却盖不住头顶,声音透过纤维的分散听起来有点闷。
“你们把手机亮度调暗一点行吗?”
黑羽和服部停顿一下,不约而同的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然后盯着白马。
白马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略带迟疑的打开了手电。
工藤:闪死我了。


还有几天就是情人节了。
女生们决定对他们集体表白。
晚上灭灯时她们拿出了自带的备用电源,历尽千辛万苦给对面的621宿舍摆出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然而因为外面太亮太吵而早早拉上了窗帘的少年们啥都没看到。
哭瞎了一群女孩子的眼。
最后还被集体处分了。


服部号称自己是621寝室弹跳能力最好的人。
黑羽不服,说自己作案的时候那些高楼他跳过几个?
服部翻了个白眼给他怼回去,说他跳楼的时候都是有滑翔翼的开外挂是要被举报的。
黑羽愤怒的把白眼给他翻回去,跟他说看谁能直接从地上跳到上铺去。
服部跃跃欲试的答应了。
沉不住气的十多岁啊,早晚会遭报应的。
两个都没跳上去,摔下来进医院了。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傻。


黑羽对甜食的热爱终于转到水果上去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一整块榴莲酥,号称好吃到爆。
另外三人半信半疑的盯着他,不置可否。
刚打开还没什么味道,早已对它垂涎三尺的黑羽在此时居然忍住了自己的本能说凉了应该热一下。
有种模模糊糊的不详预感的工藤等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阻止他。
然后他们就后悔了。
那股臭味飘满了整个校园,从此他们煮屎四人组的名号就火了。
后来还是不堪忍受出去找了个宾馆随便住的。


还会过六一节的恐怕也只有黑羽了吧。
但是为什么服部会去买气球啊??
和工藤一起从图书馆回来的白马刚一打开寝室门就被吓了一跳。
这种少女心爆棚的装饰是要闹哪样啊?
还有那个往衣服里塞气球的黑羽你是要干什么……
哦,我终于知道女装大佬的最深境界是什么了。
只塞气球妆都不化就能被尊为女神的除了黑羽真的也是没谁了吧。


听说服部睡觉会说梦话。
轻轻松松等到半夜的黑羽看了看旁边哈欠连天的工藤和白马轻蔑的笑出了声。
不负众望的,服部终于出声了。
黑羽三人屏气凝神,认真的听着。
“我头呢?你们有谁看见我头了?”
细思极恐。


服部这个脑袋少根筋的把透明洗衣液随便装进了桌子上一个杯子里。
黑羽这个脑袋也少根筋的回来也随意的在桌子上拿了个杯子就喝。
然后就是你们想的这样。
听说后来白马把他抱进医院洗胃去了。


黑羽每天起床都很恍惚,像是魂都没了。
以抓拍黑羽表情为乐的另外三人对此乐此不疲。


只要黑羽在场就永远安静不下来的621寝室终于安静了一会儿。
四个人各自玩着电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十一
某天的一个小聚会上他们都喝高了。
四个人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挪回了宿舍。
他们谁都没想到平时就很疯的服部发起酒疯来竟然还是这么疯。
他看见一根拖把死活说那是只狗,要和它玩飞盘黑羽他们把服部拦住他还生闷气。
酒品不错只是傻笑的黑羽和耍酒疯的服部被暂时还能勉强维持着清醒的工藤和白马一手一个给拉走了。

十二
黑羽把头伸出去喂养在阳台上的鸽子的时候被楼上女寝的某位女孩子倒下来的水给淋了个透心凉。
后面那三个笑的形象尽失。
-END?-
以后可能还会写_(:з」∠)_
以上梗来自微博_(:з」∠)_